白樱樱原本羞的满脸通红的脸色瞬间白了,依着慕澜珊的话迅速低头看自己脚下。

不巧,还真有,蚂蚁尸体粘在她透明水晶鞋的鞋底上,看样子是已被残害多时,从宴会厅外面被带过来的。

慕澜珊眼睛微微睁大,左眼眼眉上挑,下巴微收,嘴角紧紧绷住(赤赤脸),这可太有意思了……

慕澜珊伸手翻了翻应然的手腕,看了下他腕上的手表,看了眼白樱樱和顾霖轩,又翻了翻应然的手腕,看了下他腕上的手表,再次看了眼白樱樱和顾霖轩,如此重复数次。

慕澜珊忍无可忍,吼了一声,“还他妈哭不哭了?老子都看了半天表了!哭不哭给个准话啊!我还想见识见识为了一只蚂蚁真能哭半天的人呢!”

话音一落,众人明显安静了一秒,随后哄笑了一声,是啊,他们也没见过为了一只蚂蚁哭上半天的人啊!

而且他们也没见过这么能装的人啊,明明两个人一起来的,见着人家慕澜珊就眼里噙着泪花,跟被欺负了一样,可实际是……

她自己牢牢的锁在了顾霖轩胳膊上却看着慕澜珊哭。

碰瓷都没有这样碰的啊!

隔山碰啊?

白樱樱的脸色从红变白,再由白变红,再重新由红转化为惨白,但是小眼神扫了眼顾霖轩,看到顾霖轩那温柔又有些焦急的神色,脸色又有些微微泛红,最后,眼里的泪花又被重新填满,泫然欲泣的看着慕澜珊。

嘴角微微颤了颤,才开口,用她那有些颤抖,却又温柔无比的声音说,“姐姐……”

慕澜珊只听了个头,就伸手比了个停止的动作,把白樱樱要说的话全噎回了肺里。

“我说嘤嘤……咳,白小姐,来的时候交份子......

钱了吗?就咱俩这交情,没几百万你好意思入场吗?”

白樱樱一听,原本红润的脸色又白了,唇瓣嗫喏了两下,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慕姐姐,我没这么多钱,我……我……”

白樱樱说一句慕澜珊点头嗯嗯两声,眼睛直直的盯着白樱樱看,最后白樱樱被慕澜珊盯的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

慕澜珊这才收回眼神,用手指捏了捏应然的手指,应然没反应,又用小手指挠挠他的手心,还是没反应,最后,慕澜珊伸手握住了应然的手,手指挤到了他的指缝中间。

十指相扣。

应然的身体微僵,眼神闪烁着微光,其中夹杂着不可置信和欣喜异常,随后像是宣示主权一般,重重的回握了慕澜珊的手。

他的手掌有些微凉,在慕澜珊的热度下,也开始变的滚滚发烫。

慕澜珊勾了勾唇,头一歪,语气天真,“白小姐不会是随了二百吧?”

白樱樱全身僵硬,眼中透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连眼中的眼泪都忘了重新续上,眼睛瞪的大大的,唇瓣嗫喏不已。

白樱樱的这个动作,已经完全暴露了她就是随了两百块的事实,宾客们轰的一声像是炸开了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