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熙熙攘攘的宾客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他们都看到了这两对,慕澜珊和应然,白樱樱和顾霖轩。

安静不代表所有人都闭嘴,总有那么几个有潜力去做八卦杂志记者的人来几句闲言碎语,以为自己小声,其实声音大的都开了喇叭。

“这不是那个白家刚被认回来的白家大小姐吗?听说顾少逃婚就是为了她。”

“嘘……是啊是啊,当时我也在场,慕澜珊太惨了,自己捧着花一扭头老公就没了,跟别人跑了。”

“真的啊?什么都没说就跟别人跑了?”

“可不是吗!”

“那慕澜珊也太可怜吧。”

“,现在两对对上了,啧啧啧……当时慕澜珊可是喜欢这个顾家少爷是出了名的喜欢,搞的满城风雨的,现在人家顾少爷携新欢参加旧爱的订婚仪式,不管哪方面,慕澜珊都败了。”

慕澜珊挑眉,这怎么说话呢?

不会说就别说!看看我们应然!多帅!再看看那个顾霖轩,白莲花都敢上的癞蛤蟆哪里逼得上我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宇不凡、风度翩翩、俊美无双的应然!

眼睛是长错位置不好使了是吗?

慕澜珊的手腕被应然无意识下捏的生疼,撇了撇嘴角,好嘛,等下打脸后求安慰好吗?

白樱樱被顾霖轩温柔的一问眼圈瞬间红了两分,眼角的水汽以出其不意的速度瞬间集满整个眼眶。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慕澜珊,又迅速的垂下眼睑,又小心翼翼的看一眼慕澜珊,再次迅速垂下眼睑,如此重复数次。

慕澜珊:……

有话倒是快说啊,都快被憋死了。

白樱樱的眼中始终保持眼泪满溢,要掉不掉的......

状态,慕澜珊啧啧称舌,这波简直太漂亮了,把老戏骨请出来估计都没她这一手演的出色。

顾霖轩最看不得白樱樱哭,忙捧着白樱樱的脸把她的眼泪吻干了,顺便说了两句肉麻的话,“樱樱,别哭,我心疼。”

你可曾见过变脸如此之快的人?

脸谱变都速度都没顾霖轩变脸的速度快。

只见顾霖轩安抚了半天白樱樱,终于把白樱樱眼中的眼泪全部吻干,随后把白樱樱挡在了自己身后,呈保护状把白樱樱护在身后。

对上慕澜珊的脸,原本温柔的脸色瞬间变的凌厉无比,慕澜珊敢肯定,如果脸色可以变成刀,她一定是被剁的那一个。

“说!是不是你又欺负樱樱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就知道!你恶毒无比,蛇蝎心肠,樱樱这么善良,踩着只蚂蚁都会哭半天,你说!是不是你欺负她了?!”

慕澜珊:……

感情你不只是脑子不好还瞎啊?!

这事是怎么说的?你俩一来的时候都恨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洞房得了,现在说别人把你媳妇儿shang了,这合适吗?

“……要不你看看脚下?”

“???”

“你也说了,她踩着只蚂蚁都会哭半天,要不你们看看脚下,指不定就是踩着蚂蚁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