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男主的观念奇葩,三观不正,利益为上,可是为了心中小时候的这道假光,可以三观更不正。

要说这俩人也算有意思,俩人都在一起了,参加前未婚妻的订婚典礼合适吗?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谁想过来,反正现在的情况是白花花,哦不,现在好像是叫白樱樱,慕澜珊认为这个小白花既对得起白花花的名号也赶得上白樱樱的响亮。

毕竟这个人设就是个白莲花加嘤嘤怪的合体,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妈从小看清了她女儿的脾气秉性,连起个名字都起的这么贴合。

慕澜珊被亲爹妈勒令只能跟应然在一起,千万不许喝醉,不许撒酒疯,慕澜珊乐得高兴,跟着应然好啊,跟着应然应然就不吃醋了。

不吃醋她就不用倒霉了,不倒霉,嘿嘿嘿……说不定今天就能虐一把渣了。

所以整个过程中,应该略带笑意,慕澜珊嘴都快咧到耳后根了,而慕澜珊的爹妈在看到顾霖轩和白樱樱的时候就开始心惊肉跳。

应家父母也不好受,这两个人来这里做什么?谁邀请顾家人了?

可是来者是客,两家人又不好意思把客人撵出去。

别人不敢,那不代表慕澜珊不敢。

慕澜珊穿着银白色的小高跟一路小碎步的跟在应然后面,看着应然面色不善的朝顾霖轩和白樱樱方向走去。

慕澜珊挑眉,这是要找事揍人的节奏。

她可。

揍人她来,找事……她也能来。

今天的白樱樱像是终于褪去了一股子浓重的乡风,穿了一身高端雪白的半长裙礼服,露出了白生生的小腿脚踝,头发终于从清汤挂面的齐头帘披肩发银发夹变成了现在微微卷曲的小卷发,齐齐的拨到......

了脸颊右侧,发顶一支钻石发夹闪闪发亮,配上她那张恰到好处的莲花粉。

啧啧啧……这身衣服慕澜珊给打满分,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堆出来的。

手臂紧紧的挽着身边的顾霖轩,眼神警惕却又水光盈盈的盯着慕澜珊看,仿佛慕澜珊才是那个抢人老公的小三。

顾霖轩跟往日一样,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冷漠淡然,笔挺的蓝色西服与白樱樱右肩簪的一朵蓝色小花相互呼应,见到应然和慕澜珊的到来脸上也没有半分波澜。

慕澜珊真心为原主感到不值,见到老情人了脸上脸个水花都没有,更为惋惜的是原主竟然为了这么个面瘫而想放弃整个森林,尤其是应然这颗笔直坚挺的大树。

简直眼瞎。

许是嘤嘤怪手臂太过用力,让顾霖轩感觉到了些许的不舒服,伸手拍了怕白樱樱挽着他的手臂,神色温柔的看向了白樱樱,“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慕澜珊眼神开始变的微妙起来,她收回顾霖轩是面瘫这句话,他不是,傻逼只有见到白莲的时候才会变的更傻逼。

这话说的果然不错。

许是慕澜珊的表情太过直白怪异,让旁边的应然察觉到了,脸色瞬间变的阴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