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慢吞吞的吃了午饭,这真不能怪她,要怪只能怪应然。

外表看着道貌岸然,其实是个十成十的禽兽。

关键看起来正正经经的一个人,脑子里都是有颜色的料。

亏的慕爸爸女婿女婿的喊着,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闺女遭受了什么非人的待遇。

等她吃的差不多了,只听“咚”的一声,慕澜珊侧目,应然捧着个玻璃杯放在了餐桌慕澜珊的右手边。

“喝了吧,声音都变了。”

慕澜珊凑过去闻了闻,感冒冲剂+板蓝根。

挑了挑眉,应然还算不错,她亲爹把她叫过去那么长时间都没发现她感冒了。

啧啧啧……果然自古男二最爱女主。

时间过的很快,在慕澜珊和应然在慕家住的这段日子里,慕澜珊严重明白了什么是全方面压制。

应然想喝水,慕家上下全盯着慕澜珊,如果慕澜珊不如给应然倒水,那简直就是千古罪人。

想吃水果,得,削皮,就连应然平时工作的时候,慕澜珊都得二十四小时待命,在慕家的慕澜珊简直没人权。

在她亲爹那还好说,有把柄,在她亲娘那,这个就不好说了。

明明是慕澜珊她抓的把柄,莫名其妙的就是慕澜珊的把柄了,而且慕爸爸极其没有自尊自爱以及疼爱儿女的精神,为慕妈妈马首是瞻。

慕澜珊就不明白了,怎么就让两个外姓人把他们老慕家欺负的明明白白的?

她亲爹还火上浇油。

为此慕澜珊还特意寻找慕爸爸来了一次彻夜长谈,不过当夜慕爸爸被外姓人揪着耳朵拽回去了。

而慕澜珊,被应姓外姓人抗在肩膀上也带走了。

......

在这几天里,慕澜珊充分明白了慕姓人的不好当,不过404给的任务也完成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什么?

五次特殊任务?回来当天晚上就已经完成了好吗?

很快,到了他们订婚这天,本来慕家说不大操大半,毕竟慕澜珊前不久刚跟顾霖轩结过婚。

虽然新郎跑了吧,但是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慕家跟应家几乎把圈里所有人都邀请了,唯独没有邀请顾家人。

顾家对于他们这些旧圈里人来说算是新起之秀,不过成长速度太快,让他们这些人不得不看到顾家。

只是那个顾霖轩的爸爸妈妈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听说是个后妈,还有私生子比原配生的这个儿子顾霖轩还要大一岁。

所以慕爸爸对这样的家庭非常不看好,爹什么样儿子什么样。

这是慕爸爸反对慕澜珊和顾霖轩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顾霖轩确确实实也跟他爸有一点像,要不也不会都谈婚论嫁了,婚礼当场跟另外一个女人说走就走。

这是赤裸裸的践踏一个人,不留一丝一毫的情分。

这种都要谈婚论嫁的人还跟别人勾勾搭搭在一起的男人,慕爸爸看不上,慕妈妈也看不上。

更别提顾霖轩为了别人用力甩开慕澜珊的手,和推怂她至摔倒的地步了。

在顾霖轩的世界里,那个陪他走过阴霾的小女孩,即正义。

可是这也是最讽刺的事情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