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毕应然看着睡熟的慕澜珊看了许久。

其实他一直以为慕澜珊和顾霖轩都一样到了进入殿堂的地步了,肯定是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所以昨天的时候他并没有特别的怜香惜玉,甚至还因为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而兴奋的有些粗鲁。

可是在慕澜珊哭着让他滚出去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错的竟然有些离谱。

他看着慕澜珊的眼神中有些复杂,还有些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情蜜意。

其实他担心的事好像都没有发生,甚至他已经准备好发生的事竟然也没有发生。

想到他在门口的时候慕澜珊跟慕妈妈说的话,应然觉得心口处无比的熨帖。

他是不相信她能这么快的放下一个人,比如他自己,他根本就放不下慕澜珊。

可是就在这一天一夜里,他好像吃了世界上所有要吃的糖,甜的他心里发慌。

他怕他一觉醒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他没有跟她领证,他家没被慕澜珊因为想给他做饭吃而炸了,也没有跟她来到她家里,甚至,他们两个也没有……

第二天慕澜珊起床的时候已经中午了,甚至鼻子还有些塞,晕晕乎乎的下家里楼,听见她亲爹,在那跟应然讲已经说过八百遍的事。

她小时候抱着应然的腿,求应然娶她这个事儿,说实话慕澜珊是没有印象的,不过她爹天天见到应然就说这个事儿,搞的慕澜珊自己也记得也知道自己求婚这个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然打那时候答应了娶慕澜珊以后就拿慕澜珊当他的小媳妇儿看了,还是彼此之间都忘了,后来才喜欢上的。

反正慕澜珊她亲爹是不把她所有的糗事都在应然跟前说一遍不肯罢休。

“亲......

爹,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自己跟自己玩儿女王游戏的时候说了一声跪唔唔唔……!!!”

慕澜珊被慕爸爸一把捂住口鼻,防止她进一步说明这个事件。

“女婿,你坐一下,我跟你媳妇儿去谈点事儿,马上回来。”

说完慕爸爸不顾慕澜珊的意愿,生拉硬拽的拖进了慕爸爸的书房里。

“小珊,爸爸平时待你如何?”

“你心里没点ac数?”慕澜珊睨了慕爸爸一眼,心想这种问题她爹竟然也好意思问的出口?

慕爸爸表情立马严肃,“不许说脏话!”

“我说什么了?”

“ac。”

“哦,我说的是b,你听错了。”

“是吗?”

“是的。对了老爹,你叫我过来没别的事了吧?没别的事我出去吃饭了,快饿死了。”

???

脑瓜子嗡嗡的吧?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对劲吧?

慕澜珊才不管那么多,她爹从小就没拿她当过闺女养,一直奉行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政策。

所以慕澜珊从小到大指定被她爹三天打一次,至于他自己心里说的什么慕澜珊被惯坏之类的话,那大概是他魂游的时候自我感觉对她特别好。

慕澜珊嘁了一声,下楼吃饭,虽然其他人都已经把午饭吃了,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慕澜珊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