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回过神来,还好是夏天,天不太冷,她浑身已经干透了。

“怎么了?”

“没事,看看你是不是洗澡洗到太平洋去了。”

“嘿!我说应然,你好好的话不会好好说是吧?你跟我说说,我怎么就能洗到太平洋去了?”

慕澜珊从马桶上站起来,直走到磨砂玻璃门前,在里面支着耳朵听应然能说出什么话来。

“保不齐是上厕所的时候被带走了?”应然犹豫了一会儿,说这句话有些艰难,但是慕澜珊应该听不出来。

事实也是如此,慕澜珊完完全全听出来应然的意思是赤果果的蔑视!

欺人太甚!

慕澜珊手一把按在门把手上,向下压了下去,在门口的应然措不及防的就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

猛的打开门,慕澜珊直直的拉起应然的手腕,把他拽到了马桶边上,指着马桶说道,“来,应大公子给我演示一下,你是怎么上厕所上到太平洋去的?”

应然喉间微微发干,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眼神飘忽不定,“你确定你要在这里围观?”

慕澜珊双手环胸皮笑肉不笑,“没事儿,应大公子能表演才艺我很开心。”

应然又默默的盯了慕澜珊两眼,眼神在浴室转了一圈,回过头又盯了慕澜珊两眼,又重新往浴室溜一圈。

就这么来来回回好几次,应然的脸色被浴室里面的热死蒸的有些上头,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这么热?

再应然第n次眼珠不受控制的扫像慕澜珊的时候,慕澜珊也算是忍无可忍,“你爸爸好看不?”

应然有些乖巧,奉行自己媳妇儿不看白不看的原则,重重的点了两下头,“好看。”

......

慕澜珊满意了,以前她只有狗子,现在又多了一个狗儿子,开心。

下巴一扬,“看好也是爸爸,儿子乖哈。”

应然脸色莫名,“原来澜珊也喜欢玩儿这样的调调?”

慕澜珊点头,“这是自然,要不你喊我一声爸爸,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应然从头到脚的审视慕澜珊一眼,在他上头的不能再上头的时候,神色怪异的喊了声,“爸爸。”

慕澜珊被应然的眼神看的颇为怪异,不舒服的后退了一步,但是还是被这句爸爸取悦到了,“哎!乖儿子,告诉爸爸,你想要什么?只要爸爸有的,爸爸全部都给你~”

说道最后的时候慕澜珊甚至都有些兴奋的找不到北了,声音飘飘然。

“那我得在上面。”

“???”

此时的慕澜珊被应然喊爸爸喊的也有些上头,不是,这不科学啊?

她的无敌大系统哪儿去了?

‘???’

‘这个时候你给我算这个?’

404无辜摊手。

月朗星稀,夏日微风和煦,有人彻夜难眠,有人不知疲倦。

应然低垂着眸,光芒流转,低头吻在了慕澜珊的眼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