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慕妈妈把话说开了,慕妈妈也就放心了,把原来慕澜珊的房间收拾出来给两个人住。

慕澜珊看着自己的小房间有些纠结,她的房间说小不小,可是里面就一张床,别看她口水流的多,可是她是个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女孩子。

以前的时候都是攻略对象倒追她,现在需要俩人共处一室,让慕澜珊有些小小的尴尬。

应然在楼下被慕爸爸叫着说话,慕澜珊在房间床边上坐了好久,要不,让应然打个地铺?

他能同意吗?

一直到应然回到房间,慕澜珊都一直没去洗个澡。

应然推门进来发现慕澜珊就在她那粉色公主床上坐着,小猫吃鱼的四件套配上这公主床,简直不要太可爱。

应然有些小兴奋,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女孩子跟自己领证了,推门看到她在床上等着自己,能不高兴吗?

慕澜珊小手不停的在床单上来回搅圈,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孤男寡女两人共处一室很危险呐。

“你,你回来了啊?”讪讪的笑了笑,见应然没吭声,慕澜珊又重新找话题。

“那个洗澡了吗?要不去洗个澡吧?”说完慕澜珊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说什么不好,说什么洗澡!

应然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慕澜珊,“嗯。”

“嗯?”慕澜珊刚才只顾着后悔自己说过的话,完全没把应然说的这个嗯字跟她的问句联合在一起。

一下子让慕澜珊有些懵懵哒的感觉。

“不是说洗澡吗,浴巾在哪里?”

慕澜珊一脸莫名奇妙,“浴巾当然在浴室啊,还能在哪里啊?”

应然看了慕澜珊一眼,“想不到你还......

有这样的爱好。”说完扭身去了浴室。

慕澜珊看着应然笔挺的背影,完全想不明白应然说的爱好是什么爱好。

不过也还好,因为当应然洗完澡只围着慕澜珊的粉丝浴巾出来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了应然说的爱好是什么了。

不是!

你误会我了!

尔康手!

慕澜珊欲哭无泪,通过今天在应然家里她偷摸腰的事,和今天让应然用自己浴巾的事。

估计她是洗不白了。

在应然心中,她的颜色大概就已经定义成了黄色吧。

“你洗了吗?”应然边擦头发边问。

“……还没有。”

“去洗吗?”

“……一会儿。”

“嗯,洗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为什么?”

“我把浴巾给你。”

!!!

不是!真不是这样的,我说我头一天来业务不熟你信吗?

慕澜珊起身就往浴室走,愤愤的洗了澡,习惯性的一伸手。

嗯?再伸手。

哎?她浴巾呢?

在浴室找了一圈,身上的水珠都快干了,慕澜珊才隐隐约约的想起来,她的浴巾好像被围在了应然的腰间。

那她现在用什么?

看了一眼在脏衣篓里的衣服,里面有应然的,还有她的,皱了皱眉还是没下去手。

慕澜珊无奈,在马桶上坐了半个多小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咚咚咚!”

“慕澜珊??澜珊?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