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婚事敲定后应然爸妈看了一眼应然欲言又止,被应然把他们要说的话截在了口中。

“爸妈,我们在澜珊爸妈家先住下了,等结婚的的时候我房子差不多就重新装修好了。”

应然爸爸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自己看着办吧,“你想做什么都行,但是绝对不能欺负珊珊听到了吗?”

应爸爸这句话里有话,他在提醒应然别做什么过火的事。

应然一笑,刚想开口就被出来送人的慕爸爸截住了话头,“应然这小子还能欺负澜珊啊?澜珊不欺负应然就不错了!他是什么心思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应然附和,“是啊爸爸,我怎么会欺负澜珊,她都是我老婆,我爱她都来不及。”

慕爸爸现在是无比满足,自己闺女又回家了,不闹矛盾了,自己看中的女婿也终于成为自己女婿了,什么事都顺了,真好真好。

当时他还怕应然的爸妈会说澜珊跟别人偷偷结婚被丢下的事,这个事在圈里闹的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虽然从小两家在一起的关系就不错,可是毕竟自己闺女做了这样的事,自己的脸都被丢了不少,更别说这还没几天又跟人家儿子领证的应家人了。

自己想着都有些对不起人家,得亏人家应家人大度,什么都没说,慕爸爸送完人后,准备跟慕澜珊说道说道,这好老公和好公公婆婆可不好找,能别作就尽量别作。

两家人都心怀各异,不过在应然眼里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送完人后慕澜珊就被慕妈妈给叫进了房间里,问了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跟顾霖轩还有没有念想之类的,最重要的是问了问慕澜珊为什么要嫁给应然。

是她心灰意冷了,还是只是把人家......

应然当做了一个慰藉伤心的跳板。

钱朵朵歪着头微笑,应然这大尾巴狼好孩子的形象也忒深入人心了,刚才的时候还说了那样的话,现在让她想翻身都不能了。

“妈,你也知道,我跟那个顾霖轩没认识几天,谁知道当时是脑子抽了还是被他灌了**药非要嫁给他,可我又不是傻子受虐狂,他都跟别人走了我对他还能有什么念想?没他我本来就是要嫁给应然的,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了,应然又高又帅又有钱,关键是对我又好,我干嘛跟个神经病一样非要去跟一个跟别人都关系的男人结婚啊?妈你放心,我肯定跟应然好好过。”

慕澜珊说了这样的话,慕妈妈也就放心了下来,因为慕澜珊这个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当时要跟顾霖轩结婚,谁都没拦下来,现在慕澜珊既然说了跟顾霖轩再没有瓜葛,那就是肯定不会再有瓜葛。

“那就好,别怪妈妈多嘴,应然这孩子我们从小到大看着长大的,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他喜欢你是实打实的,就是会对你好。你自己是什么脾气你不是不知道,跟你爸一样,三句话说不对付火就上来了,也不是个爱服软的性子,那个时候看着你跟那个顾霖轩在一起,你自己都成什么样子了?连话都没大声说过,谈个恋爱不能这么卑微,更何况是婚姻呢?这次看到你回来能跟你爸大声吼我也就放心了,有事千万别憋在心里,跟妈妈讲讲,总憋在心里也不是个事,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