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爸爸被应然说的老脸一红,他怎么会无故的打女婿呢?打澜珊的时候他就是看着凶,下手的时候根本就不会用力。

这次是知道澜珊不在那里才用力的,可谁知道应然就那么寸,那个时候往屋里走呢。

慕爸爸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道,“赶紧把房子修理好,别让她老在我们老俩面前瞎晃荡,实在不行,爸爸出钱给你们买个小公寓吧?就当澜珊的嫁妆了,对对对,说起来嫁妆,亲家公亲家母啊,你们看咱们两家商量商量,什么时候把俩孩子的婚礼办一办啊?”

应然的爸爸妈妈被叫过来的时候一直以为是老慕家两口子来找他们算账来了,坐在这半天不敢吭声。

现在都说开了,他们才敢应答。

应然的父母也挺不好意思的,其实应然做了什么他们都清楚,不过他们最开始时候是以为慕澜珊借住在了自己儿子家里,后来的时候才清楚原来是自己儿子强制性的。

他们不免训斥了应然一番,应然当时眼睛就红了,告诉他们说不能看澜珊就这么去喜欢一个人渣,能在婚礼上把自己老婆抛下的人能是什么好人?他不能眼看着澜珊往火坑里跳。

还说他们只是在培养感情,让他爸爸妈妈放心,他肯定不会伤害慕澜珊。

这个应爸应妈是肯定相信的,又苦苦劝了应然一番,应然坚持己见,他们也只能当做这事不知道。

谁知道今天下午的时候应然突然发消息过来说他跟澜珊领证了,这两口子还以为应然疯了,会不会是精神失常了。

现在坐在这里,听了应然淡然的话而澜珊没有反驳,他们才相信应该说他们两个领证了原来是真的。

只是应然说的那番话,说实话,慕爸爸慕妈妈信,他们可不......

信。

进来的时候看到儿子脸上鞋底子印的时候吓了一身冷汗,还以为应然的事情给穿帮了,这是要公开审讯他们儿子呢。

后来看到俩人一起挨训的时候才松了口气,但是他们清楚,俩孩子能领证,多半是应然使了什么坏,澜珊才答应的。

原来慕爸爸慕妈妈没提聘礼结婚的时候他们也憋着不敢提,生怕说着说着就往应然身上说事。

现在好了,直接跟慕澜珊爸爸妈妈七大姑八大姨们商量下聘的事,他们一群人跟没看到慕澜珊和应然一样。

慕家人是不敢在应家面前提慕澜珊的丢人事,而应家是不敢在慕家面前提应然,生怕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了。

就这样,两家没谈多长时间就把他们两个人的婚事给敲定了,先订婚,两个月后结婚。

两家人你好我好大家好。

应然看着这样的场景眼中的笑意这才满意起来,他得让澜珊在自己家里把她原来结婚的事揭过去,还得告诉他们,是他强迫的澜珊结婚,让他爸妈闭口不谈。

虽然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也需要让澜珊的爸爸妈妈跟他始终是一条线上的,万一哪天澜珊反水不想嫁他了要离婚,就慕爸爸慕妈妈这条线上她都吃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