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爸爸听见慕澜珊服软的话心里的气少了两分,也顺了两分,说真的他们就这么一个闺女,从小被他们惯的不像样子,这才导致了后面的事情。

他们从小就把应然当未来女婿看,应然也丝毫没有掩饰过喜欢慕澜珊这件事。

当两家人都以为好事将近的时候,这个熊丫头做了点什么事?!

偷偷去跟别人结婚去了!!你说跟别人结婚也就算了!还被新郎为了别的女人当众扔下跑了。

慕爸爸的脸色当时就黑了,这个熊丫头,说一千道一万的让她不要跟那个男人有来往,不要有来往,就是不听。

为了那个男人甚至连家都不回了,慕爸爸一气之下把门锁换了,换了之后又开始担心慕澜珊回不了家,时常有事没事的时候在二楼阳台往外看两眼。

就算这丫头回来也能若无其事的走开,坚决不能让着熊丫头发现他担心她了!!

要是让她知道了,这熊丫头得上天!

慕澜珊一路退到家门口,嘴角也勾了起来,应然,我看你还能不能好好的躲在门后面不出来了!

慕爸爸的鞋底子功夫明显慢了下来,让慕澜珊有机可乘,一个扭身就出了门,抬头一看差点没把慕澜珊的肺给气炸了。

应然这死孩子,竟然就这么站在门口听着她挨打,嘴角含着那收都收不回来的笑意!

慕澜珊心里哼了一声,拉过应然手把他往里门口推,慕爸爸一个不防备,以为慕澜珊躲起来了,手上用力不由大了一些,把手中的皮鞋用力往门口空拍了一下。

应然一个不察,被慕的鞋底子打了个正着。

慕澜珊感觉大仇得报,心里畅快无比,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慕爸爸脸色铁......

青,他这个熊闺女!被气的直抽气,看着应然脸上明显鞋底形状的红肿痕迹,咳嗽了两声用来掩饰尴尬。

“应然来了?怎么也不进来,咳,快进来,福妈!拿医药箱来!应然受伤了!”

说完又回过神使劲瞪了慕澜珊一眼,“你个小兔崽子!还不进来给应然上药。”

慕澜珊头一扬,“谁打的谁帮他上药,我身上还疼着呢。”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心里坏笑,嘴上揶揄道:“这世道不好过啊,闺女女婿回娘家,闺女被爹追着打,女婿被老丈人鞋底子抽,啧啧啧……”

慕爸爸听的眼角直抽,慢慢的变成了惊讶,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闺女女婿?

应然?女婿?

应然原本被慕爸爸推着背往里头,听到慕澜珊自己把这事说了出来,脸上也不觉得疼了,甚至觉得这一鞋底子挨得值,心里一动,开口道:

“爸妈,我们今天刚领的证,厨房被珊珊给炸了,就寻思回家住两天。”

慕澜珊用力点头,是的是的,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慕爸爸瞪她,把家里炸了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慕爸爸脸色也不太好看,虽然他们都钟意应然,可是这把证偷偷领了再回来说,也不是这么回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