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然简单收拾了收拾,果然开着车一路到了慕澜珊的家门口。

慕澜珊哑然,这姑娘都快跟家里人因为男主断绝关系了,而应然在他们心目中绝对是亲儿子,现在应然要回娘家,没个阴谋诡计什么的,她还真不信。

不过她才不在意,只要她能跟着他,不时常跟个二百五一样被404撺掇着傻兮兮追人就成。

毕竟是自己家,她还就不信了,她爹妈能不要她这个闺女反而把应然这女婿供起来。

事实证明,慕澜珊过的还真不如应然。

慕澜珊开门的时候发现门锁竟然被换了,而她没有钥匙,更可气的是应然淡定无比的拿出钥匙开了门。

这……简直不能忍。

门打开慕澜珊率先进去,被里面的保姆看见,如见怪物一样炸着毛大喊,“先生!太太!!慕澜珊回家了!!”

……

保姆阿姨你好,我回自己的家你用的着跟见鬼一样吗?

本来应该在餐厅吃饭人一听,全出来了,尤其是他爹,手持黑色皮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出来。

慕澜珊微笑,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嘛。

对对付,就是这样。

用你们的热情奔向我~

当慕爸爸的黑色皮鞋还有000001cm到达慕澜珊身上的时候,慕澜珊反应迅速的躲了。

这也忒热情了吧?

慕爸爸暴跳如雷,“你个小兔崽子!你还敢给我回来?!不是能耐吗?不是偷着结婚吗?怎么着,钱花光了老公也跑了,现在想起来老子了?!我告诉你慕澜珊,想进这个大门,你想都别想!”

说着手中的黑色皮鞋就开始如魔狂乱舞,可真正打到慕澜珊的,......

几乎就没有。

慕澜珊边跳边躲,应然这王八蛋,一看就是故意的,她都被她爹打了一轮了,你踏马倒是过来解释解释你是我老公啊?!

“爹爹爹!手下留情啊!!!”

“爹您息怒啊!!”

“息怒!!息怒!!!”

“应然!我c你姥姥!你看不见我都快被打残了啊?!还不滚进来?!”

慕澜珊气不过,急得大骂仍然在门口听响的应然。

……

慕澜珊在闪躲之余问404,‘这个特殊服务是什么服务?’

404翻白眼,

应然勾了勾唇,听到里面慕爸爸暴跳如雷的声音,“还敢说脏话?还敢骂应然?!我看你是翅膀忒硬了,想松松是吧?!”

“给老子说清楚!!家里钥匙哪来的?!是不是威胁人家应然去了?!”

“我告诉你慕澜珊,别以为人家应然对你好你就给我变本加厉的来,看我今天不打的你求饶我就不是你老子!!”

慕澜珊又不是傻子,求个饶又不会少块肉,再说原先的事是原主不对,道歉也是应该。

想清楚了慕澜珊边往门口跳着挪,边朝她爹认错,“您一辈子都是我老子!不用您打的我求饶我也认!我错了!是我错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