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刚才哭的时候其实就发现了应然的面皮跟她的不太一样,非常薄,就你碧波潋滟的瞪他一眼他的耳根就能红透。

404惊叹,

就现在她说肉的事,他的脸色早就粉的像镀了一层春色,啧啧啧……煞是好看。

此时的应然听的慕澜珊的话,脸虽然已然红了,可是眼神的危险程度不减。

“你确定吗?”

慕澜珊一听应然哑着嗓子问她确定他是她的吗?心里就膈应不舒服。

都结婚了,他不是她的还能是谁的?

脖子一梗,眼神直荡荡的看着他,“你就是我的。”

说完手还伸过去摸了两把应然的手背,应然脸上的粉色就没退下去过。

慕澜珊看的眼神都直了,乖乖,这狼狗眼神和奶狗粉叠加起来的效果就是不一样,给她的暴击太大了。

直击心口啊,让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你确定吗?”应然的眼睛眯了眯,用一种仿佛要吃了她的口吻再次确定。

404看着眼珠子都快黏在应然身上的自家宿主,扶额,人设崩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谁知在慕澜珊眼神亮晶晶的满怀期待中,应然只是淡淡的把她的手拨了下去,随后在慕澜珊的目瞪口呆中出去了……

竟然出去了……

什么啊!

不多大一会儿,门响了一声,应然拎着塑料袋走了进来。

“过来。”应然的脸上干干净净,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危险和尴尬。

慕澜珊本着您是我祖宗的心态,屁颠屁颠朝着应然跑了过去。

走到跟前才发现,塑料袋里装了一小瓶双氧水和一盒创可贴。

......

#慕澜珊挑了眉,感情是出去买这些东西了啊?

看了看自己手指头上被切了几道已经不出血的血痕,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等应然给她处理。

应然有些沉默,很明显,有些不习惯今天这样乖的慕澜珊。

从前的时候都是他在后面追,慕澜珊像只蝴蝶一样时不时的在他身边飞两圈,可是那只蝴蝶钟意的不是他这棵草。

哪里像今天,他以为在民政局的时候不会再回来了,可是没几分钟她就又重新回来了。

他们领完证后他有多不可思议,就算表面漠然,可是内心滚烫,他在书房看了很久他们的结婚证,里面的照片两人离的那样近,近到他那颗仿佛已经冰冷的心脏又重新为一个人温暖起来。

不到十分钟,她的手指和脸颊全部被应然用创可贴包扎好,把东西收拾好应然起身。

“走吧。”

慕澜珊瞠目,“去哪里?”

应然嗤笑一声,“你说去哪里?家都被毁成这样子,当然是去丈母家中蹭吃蹭喝了,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自己把厨房收拾好?”

慕澜珊被应然说的哑然,这不怪她啊!这都怪404啊!

这么多位面,它知道她根本就不擅长做饭女工什么的好吧?

如果这不是个现代社会,而是在古代,慕澜珊完全相信404会撺掇她把手扎成筛子给应然做个衣服荷包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