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哪里舍得放开这么有料的腰,平时看着不显山不漏水的,竟然精壮有肌肉。

不得了,不得了。

吞了吞口水,恨不得赖在他怀里不起来了,赶忙摇了摇头,这么好的腰,她为什么要为已经填饱的肚子往外跑?

404不住的点头,这才对嘛,这才是他们俩的正确打开方式才对啊。

应然被攻略了这么多世界,什么时候都是他爱上慕澜珊,而慕澜珊这个攻略者悠然自得。

可是它怎么舍得让他受这种爱而不得的苦楚?

擅自改了他预先所定的规则,让慕澜珊追着应然跑,现在慕澜珊馋应然,不管馋的是什么,只要有吸引她的地方,就能成。

慕澜珊从最开始轻微微的试探两下,发现应然好像无所察觉,后来开始越大的肆无忌惮起来。

应然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有所察觉,但是他非常清楚,那就是慕澜珊不爱他,她爱的另有其人,所以当他察觉的时候他自己就给直接否定了。

她的肩膀因为委屈哭泣耸动的厉害,他只能放下自己心中的冷漠边哄边安抚,到最后他觉得自己的后腰被重重的拧了一把。

他再也无法忽视自己的感官,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他的感觉好像是真的?

澜珊她在……

应然哄说的声音戛然而止,耳根处不自觉的有些微微泛红,半揽着慕澜珊的手臂拍后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他自己安静了下来,他就听到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好……”

“腰……”

“嘿嘿嘿……”

细小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了出来,应然原本还有想说的话瞬间卡在了喉......

咙里。

她……不是委屈的哭了吗?

愕然的把慕澜珊的小脸捧起来,这脸上哪有什么委屈伤心的神色?哪有什么眼泪?

原本应该满含泪珠的眼睛亮晶晶的都快把他的眼给闪到了,嘴角也快咧到耳根后了,他甚至还依稀听到了,“嘿嘿嘿……狗子,这……我能玩一年……”

应然原本猜测的事情变成了真的,冷硬白皙的脸庞慢慢爬上了一抹淡淡的粉色。

慕澜珊的脸是被抬了起来,可是手跟不上脑子,没停。

慕澜珊看着应然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淡粉色的脸色开始往深色发展,可是本来清澈的眼神却变的跟深潭一样,不见其底。

里面危险的意味显而易见。

慕澜珊还在咧嘴直笑的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在应然的注视下慢慢变成了抿着嘴,波浪线,最后竟然在应然深沉的注视下,泪珠子滚滚而落。

“你竟然还瞪我……呜呜呜……”

“……”

应然算是见识到了,慕澜珊在这30秒的时间里,从笑到哭的整个过程,脸上的粉色褪了下去,恢复了原本的清冷。

“手还不下来?”

慕澜珊抽噎了两声,不情不愿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爪子,嘴里嘟囔个不停的话让应然脸上的粉色又浮现了出来。

“我摸我自己的东西怎么了?还不让摸摸我自己的肉了?你是我老公哎,你身上的每块肉都是我的!我就摸!我就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