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小小的一团,坐在厨房口的操作台后面,委屈的像一只小兔子,应然的心瞬间软了三分。

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好像除了脸上被什么东西划了一道之外,没有过多受伤的地方。

应然提起来的心瞬间松懈了下来,扫了眼后面的厨房,一瞬间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这个祖宗,她到底要干什么?从小到大什么都不会,现在在厨房胡闹什么?!

现在他家的厨房连惨不忍睹都已经不能来形容了,只见他的那一套花重金购买的一套nesmuk刀具,被砍废了两把,厨房的瓶瓶罐罐也碎的差不多了。

最后眼睛才扫到那满墙的米粒,太阳穴直抽抽,可一看慕澜珊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他就冲着她火不起来。

404趁机篡火,

慕澜珊嫌弃,‘咦不要,太羞涩了。’

‘……’

暂且拿你这句话是在夸我好吗?

应然看了慕澜珊半晌,阴沉沉的目光看了她好久,才看到慕澜珊的左手指上,都被切了好几道。

心里的火蹭的就窜了出来,冲着慕澜珊冷声吼了一声,“谁让你进厨房的?!”

慕澜珊本来就在考虑酝酿404说的嘤嘤嘤的事,这一声吼,把她原本酝酿差不多的眼泪瞬间给吓了回去。

愣愣的看了应然五秒,在404的极度撺掇下,慕澜珊的眼泪跟不要钱一样,连成串的眼泪珠子哗啦啦的往下掉。

慕澜珊愣是忍着404由于尖叫变声的声音,手指尖颤颤巍巍的抬起来,指着应然,“你”了好几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慕澜珊指了半晌,突的起身向应然的方向奔了过去,一把抱住应......

然的窄腰,不着痕迹的摸了一把,才嘤嘤嘤的哭了出来。

“应然!你竟然凶我!呜呜呜从小到大你都没凶过我!我不就想着你没吃午饭想给你做一顿午饭吗!你竟然还不领情!呜呜呜……”

“应然……你个大坏蛋……呜呜呜……”

“大坏蛋……呜呜呜……”

便宜占的差不多了,慕澜珊的嘴角弯的都快藏不住了,只能藏在应然的怀里,顺道把鼻涕眼泪抹了一把。

‘爽,以后这样的事多来几次。’

应然听着慕澜珊断断续续呜咽的声音,更听到她是为了给自己做口吃的而受了伤,顿时心疼的不能自已,环住她的肩膀,拍了拍她耸动不已的背部,不由柔声道:

“好了,我没吼你,别哭了,是不是饿了?我带你出去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