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原本的任务就只是攻略任务目标而已。

现在她家狗子给她出了一个新任务,让她在攻略的同时,去倒追她的攻略目标。

所以慕澜珊现在有一个疑惑,就是应然身为男二,他本来就喜欢女主,她只要跟应然在一起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去做攻略?

404阴笑,

哦~这下慕澜珊懂了,这是一个你爱我,我爱你,你冷漠,我不说,你隐藏,我倒追的故事。

呵呵,狗子够狠。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任务对她来说挑战实在的是太大了,因为她很有可能分分钟把自己祖宗揍一顿。

慕澜珊自然而然的跟应然回了他家。

本来一切都很和谐,但是马上要进门的时候也不知道应然的那根神经又不对劲了,扭头问了她一句,“你为什么要跟过来?”

慕澜珊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吐不出,咽不下,看着这位祖宗恨不得上前问两句,祖宗您只是黑化了又不是脑子坏掉了。

可是她不能,只能用力吸了口气微笑道,“把你口袋的两本红本拿出来看看再问我好吗?”

可是应然就是跟她较劲一样,盯着她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

慕澜珊憋气憋的胸口疼,上前一步从应然的口袋里掏出了那两本结婚证,指尖狠狠的戳着上面的字,

“来来来,你看看这上面的是什么字?不认识是吗?我教你,jiehunzheng结婚证,会了吗?不会?不要紧,你就只要知道有了这玩意儿之后以后你家有我的一半,你银行卡里的钱也有一半归我,还有你的什么车子房子公司都有我的一半,懂了吗?”

慕澜珊看到应然目光幽深的还在盯着她看,像一头野......

兽的目光,凌厉又危险。

慕澜珊嘴角一抽,不理他,抓起他的手指按开了锁,把自己的虹膜和指纹添加上去之后,又像是记起什么一样,边往里走边回头看了应然一眼。

“哦,对了,你也是我的,不是一半,是完完全全都是我的。”

慕澜珊大大咧咧的进去照直着往冰箱那里走,打开找吃的,没办法,谁让她祖宗领完证不说带她去吃烛光晚餐呢?

她饿啊!

应然在门口目光阴沉的看着在自己家里自如的慕澜珊,从冰箱里翻出吐司和酸奶毫无毫无形象的窝在沙发上吃的欢快。

想到她刚才进去的时候说的那句‘你也是我的’的时候,他的心里不是没有过松动,可是为什么?

她前两天还在为了那个男人伤神,他忍够了,不想再忍了。

从他做了把她绑回来去领证的时候开始,他就发现自己这样做竟然无比的畅快,比那个只看到她笑的时候自己就觉得幸福的时候畅快多了。

至少以前的那个窝囊蛋一辈子都别想拥有她,现在他就是这么做了。

又怎样?

她还不是在自己家里毫无形象的大吃大喝吗?

不……不是他家,是他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