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然的表情收拾的很快,不过一瞬,他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变的淡漠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

慕澜珊用手捂住因为(假装)惊讶张开的小嘴,“我不是说了吗?我去上个洗手间啊。”

她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夸张的表情仿佛在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就只是想上个洗手间而已啊!你竟然不相信?

应然的眼眸挂着霜,心中却因为她的话渐渐欢喜起来。

“签字吧。”他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仿佛天生就是这样淡漠的一个人。

他的那张早就填好了,在慕澜珊走后也没舍得撕掉,只是把两个人的整理叠在了一起。

他甚至问了工作人员,“她只是上个洗手间而已,我可以先替她把名字签了把证领了吗?”

工作人员的回答是不可以,必须双方在场,持有身份证户口本。

应然第一次痛恨他为什么不是生在小说里,那样他就可以想什么时候领证就什么时候领证。

现在……她竟然回来了?真的只是去上了个洗手间?

想到刚刚慕澜珊的那一脚,应然原本有些松动的脸色又瞬间黑了下去。

下脚也太狠了!

她以后的幸福不想要了?!

慕澜珊刷刷几笔写下自己的名字,看着放荡不羁的三个字,挑了挑眉。

写的真好,就是没挂在支票上可惜了。

应然看着她签下的名字,眼神中的冷漠清淡了两分。

拿了结婚证直接被应然塞进了口袋里,拒绝给慕澜珊看的权利。

慕澜珊表示,成,您是我祖宗,您说啥是啥好吗?

坐......

在车里,应然坐的笔直,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睨了眼似乎在补觉的慕澜珊。

其实慕澜珊在接受剧情,而且被气的不轻,为了怕把脾气撒在自己祖宗身上,她只能勉为其难的装睡。

这个世界的男主才真是个神经病,感情淡漠,冷酷无情,唯一一个打动他的人就是小时候的慕澜珊。

可是很可惜,狗血的剧情是他忘了,他只记得有个小女孩在小时候陪他一起度过他漫长的失落年代。

然后跑出来一个女人,说她是小时候的慕澜珊,可是你们别看男主平时怎么怎么聪明,怎么怎么雷厉风行,一遇到正经事就他妈是个傻蛋。

别人说什么都能信啊,本来跟慕澜珊即将成为夫妻关系的男主在婚礼上跑了,为了那个女人也是猛虐我们的原女主慕澜珊。

今天的情况就是应然他……强行把失落的慕澜珊拉来领证结婚了。

这些原剧情根本就没有,应然是原剧情中的男二,他存在的目的就是默默守护身为女主的慕澜珊。

在她失落的时候陪伴她,在她开心的时候祝福她,倾听她的一切,分享她的幸福。

可是应然他……黑化了,本来温润如玉的一个人生生把自己变成了跟男主类似的冷漠无情神经病。

慕澜珊为此深感痛惜,好好的一个男神,硬是被原女主逼成了男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