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澜珊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发现除了青紫之外没什么问题。

感受到男人的目光,她以同样恶狠狠的眼光瞪了回去,“瞪什么瞪?!再瞪老娘也是你得不到的爸爸!”

说完这句话,慕澜珊也不管男人表情如何,拎起包扬长而去。

身后的男人从最初始的冷漠,到阴鹫,再到刚刚的错愕,从慕澜珊转身离去的瞬间,统统变成了难以逾越的苦涩。

“真的……就这么不想嫁给我吗?”

慕澜珊哼唧唧的出了民政局,就这样的人,你不给他一记扫阴腿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

阳光有些耀眼,慕澜珊抬手挡了一下,可接下来,她的动作就僵在了空中。

!!!

她干什么了?!

里面那个神经病是攻略目标?!

‘等等等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我不知道里面那个神……男神级别的帅哥是攻略目标!不知者无过!你不能因为我不认识他,而在他先出手的情况下不允许我出手,你知道的,我不是这样的人!’

她慕澜珊是谁?那肯定是一个甩锅小能手啊,虽然她打了攻略目标,可是也确确实实是他先动的手啊!

系统沉吟,估计是回去翻监控录像。

慕澜珊赶忙抬起手腕,控诉攻略目标,’你看!我如果不出手,手腕估计就要断了,我根本就不是故意的!我是下意识行为。’

慕澜珊‘嗯嗯嗯’的直点头,她知道了,里面的这个人现在就是她祖宗!

!她果然是他得不到的爸爸!(只能当媳妇。)

‘那我现在回个头,去把证给领了?’

……还有黑化指数?#b......

br#应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有些自嘲的抬起头,眼眸中略带凄凉,却是无悲无喜。

她慕澜珊怎么可能拿他当回事?他从小把她捧在手心里,怕她冷了热了渴了饿了,可她就是看不到他对她的好。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小子,把她的魂都给勾没了,如果那个人对她好也就算了,可那个混蛋竟然为了别的女人动辄打骂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他怎么能允许!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呢?

竹马吗?

还是……她再也不肯承认的朋友关系?

“咳咳!”

五分钟后,慕澜珊重新回到民政局他们刚才填写资料的地方。

她一直在门口他没出来,那肯定是还在这里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同时心里还是很爽,毕竟打了一顿自己的祖宗没被抹杀掉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应然听到两声软软的咳嗽声,不可思议的望向了过去。

看到去而复返的慕澜珊就那么静静的站在他们所在的柜台窗口,挂着淡淡的笑意望着他。

应然瞳孔一缩,有些不可置信。

她……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