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再说一遍?!”

慕澜珊快被气炸了,不明不白的被这狗系统拉来做任务也就罢了,可现在它竟然说要临时改任务制度?!

改也行,可改的是什么?

是让她去做舔狗!!!倒追攻略目标!!!

她任务做的不好吗?!

还是她让攻略目标爱上她已经不香了?

凭什么要让她倒追做舔狗?!!!

她慕澜珊不干!!!

坚决不干!!!

就算是死……

‘狗子,你玩我的是吧?我攻略目标好好的,凭什么往后要我倒追?!’

‘!!!’

‘算你狠!’

‘追追追!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祖宗行了吗?!’

慕澜珊气的面部表情抽筋,五官挤作一团,‘404,你知道你为什么叫404吗?’

系统不解。

‘因为你他妈就是个错误!你就不该是个系统!’慕澜珊在脑海中吼完感觉气顺了很多,这个狗系统,叫了这么长时间的404也是很可以了。

……

慕澜珊发现……她竟然在民政局的结婚登记处。

大红色的墙背上挂着八个大字:执法行政,优质服务。

她的手里握着笔竿,她定定的看了那张纸三秒钟,该填的几乎都已经填完了,就差她的一个名字了。

哦去……要命。

她还不知道剧情呢。

放下笔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嗯,很帅,很冷漠。

“我去趟洗手间。”拎上脱落在手肘的小包包,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接收一下剧情。

“先签字。”男......

人的声音跟他的长相相似,冷漠无情,就连本该柔情蜜意的领证环节都搞的冷冷冰冰。

慕澜珊微笑,“我要先去洗手间。”

“签字!”男人加重了语气,声音中似乎还带着某种戾气。

嘿!她这个小暴脾气!这是干什么呢?!

领证当天还想家暴还是怎么着啊?

“你是聋了吗?我要上洗手间!”说完这句话,慕澜珊扭头就走,理也不理身后的神经病男人。

可是还没走两步,她的手腕就被人从后面死死的捏住,力气大的让她差点尖叫出来。

用力的甩了甩手,可是抓着她手腕的男人力量实在是大,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你他妈有病啊?!我上洗手间你发什么疯?!”她的手腕已然有些青紫,男人的表情没有一丝温度,手掌没有一丝松懈的样子。

“我说了,先签字,签完字你想滚去哪里就滚去哪里,我只要你把字签了。”

慕澜珊现在再听不出来这个人是有病她就不正常了!

阴揣揣的笑了两声,一记扫阴脚在对面男人惊愕的表情中正中红心。

男人瞬间松开了捏着她的手腕,捂住了核心位置。

或许是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他发出尖叫,只能涨红着脸,弯着腰,目光却恶狠狠的看着慕澜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