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会举办在即,语文老师布置了一项阅读任务,让同学们阅读名著,然后在家长会上,分享自己的读后感。

每四个同学组成一组,共同完成阅读任务。

陆粥粥和张虎、蒋清霖是雷打不动的铁三角,约好了放学之后一起去书店买书。

相比于儿童读本的注音名著,小孩子还是更喜欢看漫画书。蒋清霖和张虎俩人一来到书店,便一头扎进了漫画书堆里。

“粥粥,你快来,这漫画好好看哦。”

蒋清霖冲名著区的陆粥粥招手。

陆粥粥放下了手中的《三国演义》儿童拼音读本,走到蒋清霖身边:“可老师让我们买名著呀。”

“别管名著了,一起看漫画,这本超好看。”

陆粥粥挑了一本名叫《淘气小亲亲》的漫画,封面绘着漂亮的哥哥姐姐。

她坐下来,随手翻了几页,便深深地被漫画内容迷住了――

“啊,入江直树太太太太帅了吧。”

“别说了,我决定,直树才是我的偶像,我不要陆怀柔了!”

“我也不要杨曳哥哥了,呜!”

.......

张虎鄙夷地说:“你们俩...能不能好好完成阅读任务,家长会马上就开始了,看看你俩在干啥!”

蒋清霖反驳:“你不也在看《灌篮高手》吗!”

张虎理直气壮地说:“阅读分享会,肥粥上台啦,我咸鱼一枚。”

“但我们是小组任务。”陆粥粥说道:“就算你不上台,也要一起阅读讨论做功课!不能交给我一个人做吧。”

三人面面相觑,又望望各自手底的漫画书,达成共识,坐下来,继续津津有味地看漫画。

相比于名著而言,这些五花八门的漫画,有吸引力多了。

恰是这时,朱盼娣走过来,叫了陆粥粥一声:“你们也在呀。”

陆粥粥冲她挥了挥手:“hello!”

朱盼娣好奇地问:“你们在看什么?”

“漫画,快来一起看,这本超好看。”陆粥粥往蒋清霖身边挪了挪,给朱盼娣让出一个位置。

“不了不了。”朱盼娣连连摆手:“奶奶带我和弟弟来书店买书,我马上就要走了。”

“哦,好吧。”

朱盼娣犹豫了一会儿,有些害羞地问:“你们小组还缺人吗?”

“我们只有三个人。”陆粥粥回答:“还差一个人呢。”

朱盼娣脸颊微红,小心翼翼地问:“那...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可以啊!”陆粥粥欣然应允:“不过,我们组都是咸鱼组。”

“咸鱼组?”

她扬了扬手里的漫画书:“就是...嘿嘿,我们组的组名就叫――‘名著不如漫画好看’小组。”

朱盼娣说道:“没关系,我喜欢读名著,读后感也可以我来写。”

陆粥粥知道朱盼娣的语文成绩非常好,阅读量也很广泛,每次作文都能拿满分,语文老师也很喜欢在课堂上朗读朱盼娣的作文。

有这样一员大将加入她们咸鱼组,妥了!

“朱盼娣,回去了。”结账柜台边,朱盼娣奶奶牵着小男孩的手,不满地望向她:“还在磨蹭什么!”

朱盼娣赶紧对陆粥粥他们挥手告别,然后拿着自己选好的几本名著书,小跑了过去。

她的奶奶看上去不算老,五十岁出头的样子,微胖,穿着也还算富态。

她随手翻了翻朱盼娣挑选的图书:“这些书,你弟弟才上学前班,看得懂吗?”

“这些不是弟弟的书...”她忐忑地说:“这些是我想买的书,因为老师布置了名著阅读任务,所以要买书。”

奶奶将书捡了出来,不满地说:“带你出来给你弟弟挑书,你倒好,选了一大堆自己的书,你怎么这么自私,你心里还有你这个弟弟吗!”

“不是...我以为是给我们一起买书。”朱盼娣嗓音渐渐弱了些:“因为老师布置了阅读任务...”

“什么阅读任务,我看你就是找借口,再说,女孩子看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如用着钱给你弟弟多挑几本。”

朱盼娣看着奶奶手里的购物车,满满装的都是弟弟的《看图说话》和《十万个为什么》,还有很多花花绿绿的书壳子。

她在弟弟这个年龄,就从来没有过见过这么多的儿童读物,她所有阅读的书籍,要么是自己在书店看的,要么就是问周围小伙伴借阅的。

陆粥粥和蒋清霖见朱盼娣被家长责骂,过来帮她说话:“朱奶奶,我们语文老师真的布置了阅读任务,朱盼娣没有说谎。”

“是呀是呀,我们都要买书的!”

朱盼娣眼泪含在眼眶里了。

周围也有不少围观的路人,纷纷指责朱奶奶:“给你孙女买书,怎么叫浪费呢。”

“就是,给孙子买这么多书,孙女却不给买,这也太那啥了吧。”

朱奶奶是个很讲体面的人,见自己面子挂不住了,终于妥协道:“那你就选一本吧,只买一本。”

朱盼娣连忙从她刚刚挑选的名著书里,选了一本最想要的《爱的教育》,不过其他的书,她也有些舍不得,恳求奶奶――

“剩下这几本,也都是老师要求的...”

“我看你是得寸进尺。”奶奶气呼呼地说:“一点当姐的样子都没有,多跟弟弟学学吧,他有跟大人要这要那的吗。”

朱盼娣看着弟弟幸灾乐祸的样子,想说“你选的书他可能一本都不想看吧”,不过为了能够买名著书,她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奶奶拎过了她手里的那本《爱的教育》,扔在了收银员面前,说道:“就这本,多的没有了。”

朱盼娣恋恋不舍望了眼《鲁宾逊漂流记》和《三国演义》,很难过。

陆粥粥走过来,悄悄对她说道:“你选《爱的教育》,我买《鲁宾逊漂流记》,蒋清霖买《三国演义》,反正我们是一个组的,到时候我们就交换阅读。”

朱盼娣紧锁的小眉头松懈下来,重重点头,感激地看了陆粥粥一眼。

晚上,陆怀柔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陆粥粥爬过来,手肘撑着他的膝盖,絮絮叨叨地将今天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

“为什么朱盼娣奶奶给弟弟买这么多书,可是一本也不给朱盼娣买呢?”

陆怀柔打了个呵欠,说道:“这还用问?肯定是因为她跟你一样调皮,所以奶奶更喜欢弟弟,什么好事都轮不到她了。。”

“是这样吗。”陆粥粥有些怀疑,她觉得朱盼娣很听话的,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

“难道调皮的小孩,都不配得到平等的对待吗?”

陆怀柔:“家里有个更听话的,谁都会偏心,人之常情。”

陆雪陵下了综艺回到家,满身疲倦,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陆粥粥赶紧跑到开放式厨房,给她充了一杯热牛奶递到手边,又是给她捏肩、又是给她捶腿。

陆怀柔吃醋地说:“作为你最尊敬最挚爱的爷爷,老子不配拥有捏肩捶腿吗!快去给我也倒杯牛奶!”

陆粥粥理直气壮地说:“因为姑奶奶比爷爷更听话,我也偏心姑奶奶,所以爷爷没有捏肩捶腿,也没有牛奶。”

陆怀柔:......

陆雪陵:我谢谢你啊。

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

小组读后感分享任务落实了下来,张虎、蒋清霖负责收集资料,朱盼娣负责写作文,陆粥粥上台分享。

放学后,小组聚在一起,商量着去谁家里完成这项任务。朱盼娣因为有‘陪弟弟玩耍’的任务在身,因此不能够离家太远,她提议道――

“我家楼下有个小亭子,咱们一起去那里写读后感吧。”

“好啊。”

“没问题。”

小伙伴们跟着朱盼娣来到了她家楼下的亭子里,她家的小区还算比较高档,楼房是欧式风格的外观设计,有尖尖的楼顶,看上去很漂亮。

蒋清霖好奇地问朱盼娣:“你家的房子这么好,你奶奶为什么不给你买书呢。”

朱盼娣看了看在远处玩耍的弟弟和奶奶,小声说道:“奶奶是弟弟出生之后,才从农村过来,她就是很节约,有钱都给弟弟买好吃好玩的了。”

蒋清霖出主意道:“她不给你买书,你可以问爸爸妈妈要嘛。”

“爸爸妈妈...”

朱盼娣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陆粥粥看出了朱盼娣的为难,她还记得学前班的时候,语文老师布置作文题目,让同学们写《妈妈的爱》和《爸爸的爱》,当时朱盼娣就说过,爸爸妈妈也不喜欢她,只喜欢弟弟。

“哎呀,你别问啦。”陆粥粥拉了拉蒋清霖,跑到亭外苗圃边:“这里泥土好软好软,肯定有蚯蚓!一起挖蚯蚓呀。”

“挖什么蚯蚓,咱们是来写读后感的!不是来玩的!”

“那...朱盼娣先写,我马上加入你们!”

朱盼娣见陆粥粥把这个话题绕过去,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即便是小孩,也都是要面子的,随着年龄的增大,朱盼娣已经不再轻易向小朋友乃至老师言及爸爸妈妈不喜欢她的事。

自从宁融儿知道她爸爸妈妈不喜欢她,曾经带领女生团孤立她,说她是没人要的小孩,她们不跟没人要的小孩玩。

朱盼娣越发自卑,这次如果不是陆粥粥,朱盼娣甚至都找不到可以加入的阅读小团队。

她趴在亭中的小桌上,认认真真地写作文。

她暗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写出最好最好的作文出来,让陆粥粥在分享会上赢得掌声。

陆粥粥挖了两条大蚯蚓,将它们挑到了硬糖盒子里。

这时,一道水柱射过来,扫在她的后背,衣裳湿润了一大片。

陆粥粥回头,看到朱盼娣的学前班弟弟――朱家宝,正拿着水枪,耀武扬威地看着她。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朱家宝看中了陆粥粥手中花花绿绿的硬糖盒子,高声说道:“我要吃糖!把糖糖给我!”

陆粥粥退后一步,说道:“这不是糖果。”

“不管不管!快给我!快拿给我!”

说着小家伙就跑过来,想要抢陆粥粥的糖盒子。

朱盼娣起身斥责道:“家宝,这是粥粥姐的东西,你不能要。”

“滚开,你这个小赔钱货!”朱家宝一把推开了朱盼娣。

“你叫我什么!”朱盼娣气得脸都红了:“谁教你的!”

“奶奶就是这样叫的!小赔钱货!小赔钱货!小赔钱货!”

朱盼娣眼泪立刻滚了出来,在小朋友面前,颜面尽失。

蒋清霖说道:“小孩,你怎么能骂姐姐呢!真没礼貌!”

“我就骂她,爸爸妈妈奶奶都骂她,我也能骂!”朱家宝拿着水枪扫射朱盼娣,把她衣服和桌前的作业本都弄湿了:“坏姐姐,赔钱货!不给我吃糖糖!”

陆粥粥的脾气也是得了陆怀柔的真传,见小孩这熊样,扬扬手里的铁盒子,说道:“你要吃糖糖吗?”

朱家宝眼睛都冒光了,连连点头:“我要吃,快给我!”

陆粥粥将糖盒递到朱家宝面前,说道:“想吃糖,就得先跟姐姐道歉。”

“我不!快给我!”

朱家宝伸手去夺,陆粥粥踮起脚没给他:“道歉。”

朱家宝看看糖盒子,又望望红了眼睛的朱盼娣,很是敷衍地说了声:“对不起,行了吧!快给我糖糖!”

陆粥粥将铁盒子给了他。

朱家宝拿到糖盒之后,赶快跑开,在亭外冲朱盼娣又扮鬼脸又吐舌头:“赔钱货!赔钱货!”

朱盼娣气得直跺脚。

朱家宝打开了铁盒子,伸手从里面拿糖果,却发现,盒子里装的根本不是糖果,而是两条肥肥的大虫子!

朱家宝从来没见过蚯蚓,看到这两条圆滚滚还在蠕动的长虫,吓得屁滚尿流,直接跌倒在了花园苗圃中,摔了个狗吃shi的造型。

蒋清霖连忙跑过去,帮陆粥粥捡起糖盒子,冲朱家宝扮鬼脸:“看你还敢不敢这么霸道!”

朱家宝坐在地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哭闹声――

“欺负人欺负人欺负人!小赔钱货欺负人!”

“我要告奶奶!我要告爸爸妈妈!让他们把你赶走!”

朱盼娣也被吓哭了,哆哆嗦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粥粥望了望远处朱家宝的奶奶,她正在和小区里一群老人跳广场舞,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动。

她低声对朱家宝说:“小孩子的事,才不会告诉大人呢!”

“我就要说,她欺负我,让爸爸打她!”

“你看清楚,是我在欺负你,跟你姐姐有什么关系。”

“你们都是一伙儿的!”

陆粥粥想了想,威胁道:“你要是敢告诉你奶奶,我就让你姐姐每天都在你的文具盒里放两条蚯蚓,天天吓唬你!”

朱家宝吓得脸色惨白,哆哆嗦嗦道:“她...她才不敢呢!她被我打了,一声都不敢哼哼,她哪里敢捉蚯蚓,你休想骗我!”

陆粥粥回头望了望朱盼娣。

朱盼娣似下定决心一般,用手臂使劲儿擦掉了眼泪,接过了陆粥粥手里的铁盒子,打开,然后用手将一条黏糊糊的蚯蚓抓了起来,伸到朱家宝面前。

朱家宝吓得连连后退:“你不要过来!不准过来!”

朱盼娣鼓起勇气,说道:“你要是总欺负我,打我的小报告,以后我就天天用蚯蚓吓唬你!”

“不...你不能这样!”

“还打小报告吗?”

朱家宝又生气又憋屈,狠狠地跺了跺脚。

“还打小报告吗!”朱盼娣长久以来的压抑,在这一声里爆发出来,嗓音都破了:“说话,还欺负我吗!”

“我...我不敢了!”朱家宝说完,号啕大哭起来。

朱奶奶听到孩子的哭声,忙不迭地跑过来,心疼地抱住了朱家宝:“哎哟,乖孙孙,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奶奶,奶奶揍他去!”

朱家宝望了眼小亭子。

亭子里,朱盼娣陆粥粥他们正在认真地商量着写作文,面色如常,像是没听到小孩哭声。

朱奶奶狠狠剜了朱盼娣一眼。

朱盼娣哆嗦了一下,陆粥粥握住了她的手。

“告诉奶奶,是不是姐姐欺负你了?”

朱家宝望向陆粥粥,陆粥粥用小竹签夹起蠕动的蚯蚓,冲他微微笑。

朱家宝哭得更大声了:“没、没有人欺负我,我摔跤了,呜呜呜呜!”

“哎哟,怎么这样不小心呢,真是...来,奶奶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朱奶奶抱着朱家宝离开了。

小伙伴们顿时松了一口气,朱盼娣感激地对陆粥粥道:“谢谢你,粥粥。”

“没事儿。”陆粥粥摸摸她的头:“以后朱家宝再欺负你,你就吓唬他!”

“嗯嗯!”

*

当天晚上,陆粥粥刚坐下来,准备开始润色他们小组的名著读后感,这时,接到了朱盼娣的电话。

电话里,朱盼娣哭哭啼啼地说:“粥粥,我...我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粥粥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弟弟还是跟奶奶告了状,说我用蚯蚓吓唬他,奶奶生气地用热水烫我的手,还说等爸爸回来,要打断我的腿,我害怕...就跑出来了。”

陆粥粥一听事情不妙,连忙道:“你不要乱跑呀,快回家,天都黑了,外面很危险!”

“不,我不回去!”朱盼娣固执地说:“回去要挨打。”

陆粥粥也不想朱盼娣被打断腿,于是道:“那...你先来我家吧,今晚住在我家。”

半个小时后,陆粥粥在小区后门接到了朱盼娣,然后从后门将她偷偷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件事说到底是他们几个小孩引起的,陆粥粥不敢把事情告诉陆怀柔,于是只能将朱盼娣藏在自己房间里。

晚上吃饭,陆粥粥比过去吃饭速度快了一倍,呼噜呼噜就把陆怀柔做的芝士h饭扒拉个精光,夸张地说道:“哇,真是人间美味呀!”

陆怀柔怀疑地望着她:“真的假的?”

“真的!”陆粥粥郑重其事地说:“这么美味的食物,我还要留着晚上当宵夜,我带回房间吃啦!”

说完,她将整个装h饭的盘子端起来,噔噔噔跑回了房间。

陆怀柔受宠若惊地捂了捂胸口,感叹道:“我真是个厨艺天才。”

陆雪陵也对陆粥粥今天的反常举动颇为好奇,放下自己的蔬菜沙拉,用筷子尝了尝陆怀柔碗里的芝士h饭。

“怎么样?”他期待地看着陆雪陵。

陆雪陵砸吧砸吧嘴之后,放下了筷子,说道:“我只有一个字送给你。”

“绝?”

陆雪陵做出呕吐状――

“yue!!!”

*

陆粥粥端着h饭进了房间,对趴在书桌边写作文的朱盼娣道:“饿了吧,快吃晚饭,虽然真的很难吃,但是总比饿肚子强。”

朱盼娣早就饿了,拿着筷子吃了一口,微微皱眉:“这h饭,怎么有股肥皂味?”

陆粥粥无奈地摊摊手:“反正我爷爷是个人才,能把h饭蒸出肥皂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能吃么?”

“吃不死就对了,你看我,活得好好的。”

朱盼娣拿着筷子,艰难地吃着h饭。陆粥粥看着她手臂被烫红了一块,问道:“你手没事吗?”

“没事没事,已经不疼了。”

“你奶奶真是个大坏蛋。”

“唉,她一直都是这样,偏心弟弟更多一些,真想快些长大呀。”

“你长大之后想做什么?”

朱盼娣想了想:“第一件事,就是改名字,我不喜欢我现在的名字。”

陆粥粥好奇地问:“为什么呢,朱盼娣挺好听的呀。”

“盼娣,听其他邻居说,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盼一个弟弟。”

“原来如此呀。”

“我不喜欢朱家宝这个弟弟,所以也不想叫这个名字。”

陆粥粥看着朱盼娣难过的样子,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只能跟着一起长呼短叹。

她没有弟弟,所以很难理解朱盼娣的处境,但是如果爷爷、姑奶奶、爸爸妈妈都喜欢弟弟,不喜欢她,她肯定每天晚上都会躲在被窝里哭吧。

咚咚咚,陆怀柔叩响了房门:“陆粥粥,怎么还反锁房门了?”

陆粥粥连忙道:“没事爷爷,我写作文呢!”

“你姑奶奶给你切了水谷盘。”

“爷爷,够了够了,我吃不下了。”

陆怀柔又问道:“那你的小伙伴够了吗?”

陆粥粥望望朱盼娣,朱盼娣连连点头,小声说:“饱了饱了。”

陆粥粥:“她说她也吃饱了。”

“呵,是么。”

陆怀柔一声冷笑,陆粥粥才反应过来,惊出冷汗。

我蠢爷爷今天是喝了脑白金?

居然学会套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