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鬼舞辻无惨。”系统说。

“午餐?”我将道具刀换到另一只手上,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这个点应该是晚餐了吧,话说这东西还能吃么?”我实在饿得不行。

“不,别吃。吃屑会吃话肚子的,绝对会。”系统在我脑海里很认真地说,恰好这时我见着巷子的尽头处拐进来一只虎头虎脑怪可爱的小狗。

那只小狗看见地下一堆整齐摆放的生鱼片,立马乐癫癫地摇头摆尾跑了过来,正当我以为它要伸出小舌头舔几口那刺身的时候,狗子突然脸色一黑。

再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它成精了一样凑近点嗅了下,随即露出厌恶的颜艺表情,抬起后腿将屁股一撅,解了个小手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我:“……”

看来系统说的没错。

眼前的这一坨生鱼切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8438/17321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