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某涉外酒店。

李桉团队在此下榻,非常低调,其实也高调不了。他在台湾有名气,在大陆还鲜为人知。

《卧虎藏龙》的筹备期很漫长,这次主要来选景。

新疆的沙漠、山的冰川、石家庄的苍岩山、安徽的宏村和南屏,还有众纷纭的竹海。竹海的取景地流传有三:

安吉、木坑、蜀南。

反正三个地方都自己是正宗,可能都去取过景,后期剪在一起的。

选景很顺利,资金也痛快。阳光影业先打了300万美元,内地还有下影视支持,据好莱坞也找到一家片商,叫什么凯克特斯。

李桉本该高兴,这会却站在窗前,愁眉不展。

“我打听过了,凯克特斯是好莱坞新崛起的一家公司,最近有部片《美国派》大卖,自己发行的,有些实力。”

话的叫徐力功,台湾资深电影人,扶持过很多年轻导演。

他看看对方神色,劝道:“想开点,好演员那么多,可以再找嘛!”

“好演员虽多,可在好莱坞有印象的少啊。李连结拒绝了,我总不能找程龙来做,那太违和了……”

李桉摇摇头,叹道:“我本想拍一部西方人能看懂的武侠片,谁知自己先陷入窠臼。”

他对该片的野心很大,既然想打开西方市场,起码得找个国际级的巨星。谁能称得上国际级?

就在好莱坞闯荡的那三个人嘛,程龙、李连结、周闰发!

徐力功也想想,道:“如果找周闰发,片酬倒能省一点,他在好莱坞开局不太顺利。不过你剧本又得修改了。”

“自然的,周闰发不能像李连结那样打,也不能那样演,文戏要多一点。”

《卧虎藏龙》本是玉娇龙和俞秀莲的“阴阳两面”,李慕白就负责打。

但换成周闰发来演,李桉改变思路,李慕白和俞秀莲的感情戏多了,且和玉娇龙有一条情感暗线。

这条线藏的较深,很多人没发觉。

简单,玉娇龙生就是一条毒龙,她渴望见自我、见众生、见地。

她对碧眼狐狸讲:“十岁起随你练功,你给了我一个江湖的梦,可是有一我发现可以击败你,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

我看不到地的边,不知该往哪去,我又能跟随谁?”

碧眼狐狸是第一道关,她闯过去开始迷茫,然后遇到了更野的罗虎。

罗虎是新的“地的边”,可当她又提升时,发现罗虎也在脚下。就在此时,她遇到了片中武力、境界的花板,一代宗师李慕白。

而李慕白被勾起了欲,就像竹海打斗那场戏,是打斗多一点,还是调情多一点呢?

两个人都很复杂,最后一死解脱……

所谓“西方人能看得懂的武侠”,就因为《卧虎藏龙》融合了东方文化和西方式的情感内核。

却李桉在此愁苦,徐力功忽想起一事,道:“对了,张艺某导演从威尼斯载誉归来,听要搞个庆功宴,我们要不要去?”

“许先生在不在?”

“应该在的。”

“那我们去一下,正好聊一聊。”

…………

9月,《一个都不能少》提前一年诞生,依旧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他回国时,许非刚好也回来,立即安排上映。这种片子全靠包场,也没法搞首映礼,但庆功宴OK的。

范围的聚一下,结果走漏风声,来的人越来越多。李桉到场时无人关注,只跟张国师聊了聊。

他们早就认识,93年柏林,老谋子出任评委。

谢飞的《香魂女》、李桉的《喜宴》都是大热,投票相持不下。他提出让两部电影并列金熊,这便是俩人交情的开端。

“许先生!”

“咦,你怎么在京城呢?”

“给新片选景,听闻张导庆功,特来祝贺。”

“有心了,我们那边坐。”

许非找了个清净地方,笑道:“这片是宋哥看好的,我就跟屁股后头跑跑腿,筹备的怎么样了?”

“宋老板是爽快人,资金早已到账,也拉来了美国片商。”

“那是,宋哥到做到,我人生楷模!”

咝!

远在香港的老宋一个激灵,又一个激灵……跟阿楚继续动作。

“只是选角有些困难,先接触了李连结,太太怀孕生产,不便工作。又找的舒淇,模棱两可,比较含糊。”

“含糊什么意思?”

“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讲考虑考虑。”

“再接触的巩丽,她觉得要武打,也不想出演。”

李桉苦瓜脸,道:“三个人选,一个都没成功。我目前想找周闰发谈一谈,俞秀莲试试杨紫琼,玉娇龙实在没办法。许先生有没有推荐?”

“巩丽我去,先别找旁人。玉娇龙么……”

他看了眼张国师,俩人想到一块了,“张导新片有个女主角,我觉得挺不错的。”

“那方便见一下么?”

“可以,我尽快安排。”

……

李桉谈完事就走了,留下一帮人吃吃喝喝。

许老师刚在好莱坞捞了一笔,回来跟没事人一样,拎瓶酒挨桌晃。晃到葛尤这桌,一屁股坐下,瞅瞅台面:“老姜没来?”

“他忙的脚不沾地,哪有功夫。”葛尤道。

“姜闻老师一心扑在艺术上,还有人捧着送钱,不是我等可比的。当然我们在许老板的光辉下,也在幸福快乐的成长着。”冯裤子道。

“少特么贫,你《一声叹息》咋样了?”

“正做后期,一切顺利。”

“行,11月上映计划不变。”

冯裤子自是点头,末了又忍不住道:“许老师,咱们今年可被泰坦尼克撞的脸面全无,人家还在银幕上挂着,都快2亿了。

多少人盼着您的贺岁片重出江湖,住持大局啊!”

“我今年都闲得慌。”葛尤立马接茬。

“哟,没贺岁片演,心里不踏实了?”

“不是不是……嘿,我这不想跟观众朋友们见见面嘛……你这,有什么不踏实的?”

“我是这么想的……”

许非抿了口酒,道:“这一种风格拍四年,观众腻了。先空一空,换换口味。

明年我打算年轻化,借着潘越明、周逊的势头,拍一部青春点的贺岁片。老冯,这任务交给你怎么样?”

“可以,可以啊!”

冯裤子兴奋的不行,下的戏孰重孰轻,唯一标准就是看许老板的态度。

他亲自点了,肯定重头戏。

“还有一部千万制作,葛大爷有你的份。”

“嘿嘿!”

葛尤挠头。

“还有一部较低成本的,葛大爷你也先试试,这戏带劲,不行我可换人啊!”

哟!

俩人一愣,能让许总出带劲的,那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