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个月,汐言的内伤经由水下医术最高明的海巫医沧溟的诊治,已经基本大好。

扶桑听闻,选了个吉日,以海皇的名义宴请青丘的客人,一则谢罪,二则示好。

自上月与扶桑分别,阿九再没见过他。这段时间她在心里对这位鲛人的海皇进行了分析。这个家伙虽心系天下,但还未真正负起当皇帝、治天下的责任,不然也不会偷偷溜出来。虽然他很累,这证明他勤于政务,但以一个明君的标准来说还是不够的。不过这样也无可厚非,他年纪尚轻,心智未成熟,只需好好引导便可。

不过今天她得装作从未认识他的样子。

她与百里汐言和冰河一起进海皇宫觐见,扶桑一副庄重淡漠的模样,站起身来迎接冰河,又接受了阿九二人的参礼。

皇室之宴虽遍列佳肴美酒,却和中州史书里描写的帝王家一样拘谨而客套。虽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7394/17219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