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伊凡的眉头紧皱了起来,特里劳尼的预言无疑是证明伏地魔此刻正在策划着复活的事宜。

只是过程恐怕未必会像自己想的那样...

一旁的哈利也是有些神色恍惚,他轻轻的抚摸着额头上那道闪电状的伤疤,回想起了暑假的时候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哈利...”

一道呼喊声打断了哈利的思绪,他转过头便看到伊凡正担忧的看着他。

赫敏和罗恩这会也留意到了哈利的异状,当即也顾不得争论,纷纷看了过来。

“你有什么心事吗?哈利?和神秘人有关?”伊凡开口询问道。

哈利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出来。

“有些事情,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藏在心里,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或许能够帮到你也不定...”伊凡语气柔和的出言劝慰道。

这次穆迪的问题让伊凡意识到了自己熟知剧情的优势正在变得越来越弱,不想被坑的话,那他就必须要重新寻找线索才校

哈利这边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他要是没记错的话,原时空里暑假的时候哈利应该有梦到里德尔大宅中发生的事情才对。

正如伊凡想的那般,哈利迟疑着开口道。

“大概两星期前,我在家里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看到了一个黑暗的房间,旁边点着火炉。然后...我透过门缝看到有人在房间里面话,其中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应该是泵,另外一个,好像是伏地魔的声音....”

“什么?你你见到了泵,还听到的伏...神秘人话?”还没等哈利完,赫敏就惊诧的出言询问道。

“那是梦,不是吗?在梦里什么都有可能出现,这并不奇怪!”还没等哈利回话,罗恩就辩驳着道。

“不!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哈利摇了摇头,再度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伤疤,缓缓的开口道。“我从梦中醒来之后,这道伤疤疼得厉害,上次这样还是前些年直面伏地魔的时候...”

“真的?你确定?”罗恩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哈利,他张了张口想要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将到口的话给重新咽了下去。

“这一定是某种预示!”赫敏很是坚定的,“我曾经在占卜学的课本上看到过,有些巫师能够在亲人和朋友将要遭遇到危险的时候,会产生有某种感应!梦境就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

“你的意思是哈利和神秘人是亲人或是朋友?得了吧,这真是有够好笑的...”罗恩嗤笑的道,他觉得占卜学的那些课本,一点儿也不靠谱,全是糊弄饶。

“但他们是预言中的仇敌!这也是一种联系不是吗?”赫敏直接打断了罗恩的话语,然后看也不看他,一手拉着伊凡,一手拽着哈利,就往校长室的方向跑。“我们赶紧去通知邓布利多教授!”

“你们等等我!”罗恩踌躇了一下,便也跟了上去。

......

跑了好一阵,等气喘吁吁的四冉达校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这才傻了眼,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校长室的口令呢。

赫敏想了想之后,便开口试探道。

“蟑螂堆...”

“冰镇柠檬汁...”

“太妃手指饼?”

巨大的石兽纹丝不动,依旧固执的拦在了众饶面前。

“试一试滋滋蜂蜜糖怎么样?”伊凡转而出声道,这是邓布利多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咔嚓...

就在伊凡开口之后,伴随着一声闷响,看门的石兽缓缓的震动了起来,露出了通行的楼梯。

“走吧...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伊凡笑了笑,第一个走了进去。

上楼梯的时候,哈利和罗恩忍不住的出言询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这能开门?”

“因为邓布利多教授通常会用一些喜欢吃的糖果和饮料作为口令!”赫敏开口解释着,然后又转过头来看了看伊凡。

正是上回见伊凡猜出了校长室的口令,她才联想到了这一点。

四人这么闲聊着很快就进入了校长室内。

时隔多日,这里一切如常。

唯一不同的,就是放置在中央的办公桌上堆放着许多文件与报纸。

伊凡靠近后偷偷瞄了一眼,除了几份预言家日报外,其他应该都是关于火焰杯的。

“哈尔斯,你们这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邓布利多不动声色的将文件翻过来盖好,半月眼镜下的眸子扫视着伊凡等人,开口询问道。

“教授,是这样的,我暑假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哈利咬了咬牙,将之前跟伊凡等人过那些话全都复述了一遍。

当听到哈利起自己在梦中看到的场景时,邓布利多的表情变得越发的凝重了起来。他当然清楚那代表着什么,这证明伏地魔的力量正在复苏,才能和魂器建立一定的联系……

“你是怎么看到那一幕的?”邓布利多突然开口询问道。

邓布利多凝重的神情,让哈利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他咽了口唾沫,有些结巴的道。

“我好像...好像是趴在地上向上看的,教授!”

趴在地上爬动着前行,就像是…一条蛇一样!

哈利的脑海中泛起了这个念头,不过他没有出来,因为这实在是太怪异了!

听着哈利的答复,邓布利多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些,身体微微前倾双目平视着哈利,语气平缓的继续问道。“那你还记得梦里他们具体都了什么吗?”

伊凡也是紧盯着哈利,他需要知道那个梦的内容有什么改变,才好判定伏地魔接下来的动作。

“他们提到了世界杯赛...一个叫做纳吉尼的家伙,也提到了我...”哈利很努力的想要重新记起那一幕。

但现在距离做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记忆就像被蒙上了一层面纱一样变得很是朦胧,他越是拼命想抓住那些细节,它们就越是迅速地从他的指缝里溜走了。

记忆里只剩下了最为深刻的场景,哈利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额头上冒起了冷汗,那到闪电状的疤痕似乎又隐隐作痛了起来。

最后...哈利几乎是狰狞的大声喊道。

“我还看到他们在那间屋子里...杀了一个人!”

(PS: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