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山海一走出医生办公室就看见了常苏,他条件反射将手里的诊断报告藏到了身后——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了医院草坪的长椅上。

终末期心力衰竭。

常苏将诊疗报告还给覃山海,覃山海不紧不慢将诊疗报告收了起来。

两人默默坐着,许久常苏说道:“大先生,这个病也不是无药可医,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的,手术后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继续存活十几年,甚至有人可以活到三十年。”

假如不做心脏移植,存活时间不足一年。

相比短暂的一年,十几年乃至三十年,太有诱惑力了。

只有在近距离面对死亡的时候,一个人才知道自己多贪生怕死。

“常苏,我没有在等死,我在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我也想多活几年,活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59/26146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