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天,阳光明媚,五月的青龙山,薄雾弥漫,凉意盎然,半山腰的一个破道观

“啊切,师傅你不冷么”一个身穿布衣的少年道

“我已在此20载,习惯了,你来了也有10载了吧?”回答的是个道士,稀疏的胡渣子,乱蓬蓬的头发,身穿已经满是补丁的道袍,眼睛同样望着山下,要是能近,就能发现道士眼睛里波光流转,炯炯有神

“嗯,今年刚10年,师傅,到底那块鳞片有何意义?”

道士不语,微微摇头,“也许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而沈天豪沈大少则坐在破庙椅子上“道长,那块鳞片我已经按你吩咐,漏出去了,现在又把我抓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子还敢话,我师傅是喊你把鳞片消息漏出去,没喊你把东西也漏出去拿不回来了”少年怒目圆睁,盯着沈天豪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2412/15941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