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锋和白谈了一下午,等白走了后,陈锋手指点在茶几上着手机思考着,最终还是拨出一个号码

“来涪州吧”

完这句就挂了电话,抽出一支烟点上,在恍惚之间回到过去

冬天,一群光着膀子的孩子,站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冻得直打哆嗦

夏天,只剩下十几个人了,在丛林中来回穿梭,荆棘已经划破了他们的衣服,以及皮肤

年复一年,春去秋来,最后就只剩下几个人了

一阵电话铃声把陈锋惊醒,“嗯,你来吧,我在别墅”

一会蔡力便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你应该知道了吧,苍山道人来了,昨晚上梁家唐坤差点被人打了”

“什么?苍山道人做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2412/15941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