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已散,觥筹之间乱了分寸,狼藉一片,将军府的下人们都在收拾,只有明叔对我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喊了一声:“白姑娘。”我走过将军府的每一个庭廊,每一步都感到那些复杂、鄙夷的目光,我心中暗暗叹息,管我什么事呢今天?

越陌现在肯定是在陪管俜伶,我自己回了竹栖院,却发现越陌正在等我。洞房之时,他来我这儿干嘛?我皱了皱眉,也不想理他,沧玄今天将我喂得很饱,我现在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你何时与五皇子走得那么近?”

我挣扎着从床上起身,冷冷的看着越陌:“管小姐那儿你不用去陪着?”

“回答我”听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生气了。

“如果是山奴,我会很乐意,但你不是。”

“阿栾。”

“你还是喊我木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2123/15887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