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在岐山的脚下歇下了,我指着不远处的山头对阿依木说,那是我的家。山头被烧得黑黒的,一点儿也不好看了,但我还是想回去看看。阿依木说她同我一起,这次却被越陌拦下了。阿依木说了良久,即使抬出了未来太子妃的身份也没用,我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其实当下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我跟阿依木说我不去了,但是我就站在那儿,固执的像岐荒荒原上的一个胡杨。我直勾勾的看着越陌,那到底也是他生活过的地方。最终不知澜姨和越陌说了什么,他同意了,拉一队人同我们一起。

若不是那可栾树被烧焦了还依然坚挺在那儿,我还真的是找不到家了,烧得不剩下什么了。

我做了这辈子第一次十分丢脸的事——抱着栾树的树干毫无预兆的嚎啕大哭起来,响彻了岐山。

哭了良久之后,我哽咽着对阿依木说:“我舍不了这棵树。”眼睛却是哀求的看着他身后的越陌,后来,整个队伍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2123/15887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