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从未想过就我这么个乡野村民,素若麻布,脑子又不大灵光的货色,竟然也能祸害了岐荒。

岐山其实不止座山,而是个山群,横隔在了岐荒和大契之间,类似于楚河汉界吧。我是很喜欢爬到个山头去看另个山头的,郁郁葱葱的林子盖着山峦,我能每天看着岐荒大部分人都看不到青山过渡到大荒的景色,但也是生平第次见到毁山焚林的景象。

火烧得确实很有气势,这个气势比我目光所及之处的铁骑都有气势,岐荒大概会因为我被美色所惑而经历个灾难吧。

平静,我是真的平静,毕竟从小就是个识时务的。那人的副将申屠派人扣押着澜姨,让我不得离他们的主营帐步。但是,岐山上的火烧得委实大了些,火光映的所有人的面色都是通红的,我叼着狗尾巴草蹲在主营帐前,眼睛眨都没眨的看着冲天的火光,炙热的眼睛痛得很。

我心中叹了声,越陌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2123/15886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