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眠听到甜甜的姐姐两字,空洞无神的眼睛里有了些神采。

“姐姐,你看起来好伤心的样子,姐姐你可以告诉溪溪姐姐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吗?”

顾云眠看着榻上圆滚滚的小团子有些艰难地从榻上坐起小声呢喃道:“因为姐姐从此就是个没有家的人了。”

话落眼泪便从顾云眠的面颊无声地滑落,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呜咽,并再一次试图用手掩盖她的痛苦,她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她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拳头,想竭力制止抽泣,终于再也忍住放声大哭起来,像一匹暗夜里受伤的孤狼,当深夜来临时放声地嗥叫,每一声中都蕴含着无止的悲伤。

“姐姐,不哭不哭了,溪溪抱抱姐姐就不哭了好不好?”见顾云眠突然间痛哭起来,溪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只知道面前这个漂亮的姐姐很伤心很伤心,于是上前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1808/15837820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