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寒风又卷着来了,今年的树巢抵御不了它,候鸟站在枝末,眺望远方,然后在微颤之中,神色一慌,栽进草堆里。

狐狸不解那只枝头的鸟在看什么,它还小,自然不懂人世间事物的七七八八,它只知道它的母亲是让它来捉这只鸟的,毕竟,冬夜要降临。

候鸟沉睡在温暖之中,它梦见蓝的天,柔的云,以及她眷恋的笑容。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他还是那个书生,她还是那个眷恋他怀抱的鸟,在那遥远的北方,对她非同一般的好,即便他是个落魄的穷书生,但能依旧照顾到她,候鸟何曾想过,“我和你所有美好的记忆,”全是不爱我的痕迹。今日,本是赴约之时,然而却是金榜题名,去了天朝,骤然她才发现,所谓的赴约,只是一厢情愿。他记不记得她?还是对待每一只飞过的候鸟都这般?

候鸟咽泪惊醒,揪住了身旁的一堆稻草,同时眼睛对上一对狭眼——角落的一只狐狸。 <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1778/15834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