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呼啸,在那一片的雪白中,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缓缓移动。

他越来越近,甚至已经能看见大概轮廓,身材有些驼背,矮小,脸上还戴着一个灰黑色的铁面具,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

冷风扬起了他的黑袍,在风中飞舞,帽子被刮掉,梳的乱糟糟的发髻差一点就要被风吹散,灰白色的碎发被风扬起,却被他自己拽了回去。

走到树前,他看着这千年老树被鬼雷劈开的样子,不禁感叹一声:

“这到底是什么煞星,才能让鬼雷劈下啊......”

老树被劈的冒着焦烟,生生的断成了两半,惨不忍睹,昔日的生机也不复存在,甚至连树身都黑了不止一点。

眼角的余光瞥到了那个树洞,黑袍人挑了挑眉,伸出一双颤抖的手,把盖在婴儿身上的黑布拿开,果然,就看到了一个快要冻僵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1560/15807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