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房的门,被大风吹开,露出一条缝。

冷气嗖嗖的灌了进来,吹进了女子的眼眸里,冷的她闭了闭眼,头上渗出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紧皱的眉头,流到了死死咬着的嘴唇。

阴暗潮湿的柴房里,只有她一人,坐在了一张她刚刚铺好的草席子上面,身下全都是血,流不尽的鲜血,猩红色和这外面的雪白一片构成了极大的区别,极为不符。

那时,是岚云二年,七月十五日,中元节。

女帝刚刚登基不久,也是这史上唯一的女帝了,力排众大臣的异议,凭借自己的实力坐上那把龙椅的实为少见,更别提新帝还是个女的。

不过在女帝岚云的统领下,这个国家,确实欣欣向荣。

女子躺在那草席子上,她眉眼露出痛苦之色,硬是没有让自己发出一声惨叫,甚至连低吟都没有,只有粗重的喘息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1560/15807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