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归堂与顾谨策马而归的时候,军营中的将士们正跟着冷山操练。

众人只觉得今日没瞧见顾小郎,没想到她是与咸王出营去了。

既然是咸王的事情,众人也不敢多问,只觉得来人身上似添了些落寞,其余的倒看不出什么。

顾谨担心陆归堂伤势反复,没让他直接去沙场,二人一同回了中军大帐,顾谨亲眼盯着陆归堂喝了药,才又一同去沙场上。

操练已过五日,不得不承认的是冷山这套用来训练江湖子弟的法子放在将士们身上倒是很见成效,黄奢等人皆是靠蛮力取胜的山匪,他们力气大性子野,将士们素来中规中矩,迎面对上反倒会吃了山匪的亏。

人人都想着多长些力气,待将士们的力气比山匪强了,就能将他们一举剿灭了,可硬碰硬不是好法子。冷山是江湖中人,所学招式狠辣凌厉又灵活轻巧,以柔克刚,或许会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0450/37153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