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先生的话,学生见识短浅,依学生只见,大棠与天朝本就是附属关系,如今大棠繁盛即可是天朝繁盛,若天朝明君治理有利,我大棠不必忧心于天朝也不可萌发别意。百姓安居乐业才是王道。”

闻言,识卿公主挑了挑眉,颇有意思的着自己的同窗,这模样长得还真别致,随即他眯了眯眸子,坦言笑道,“那为何大棠不可取而代之?”

大逆不道。这是听到识卿公主的话后所有人的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成语。本来所有人都以为,秦老先生应该会开口责骂,怎知秦老先生还没话,方才那位同窗就加大了音量:“荒唐!殿下既为大棠公主怎能出此番大逆不道的话!”

识卿公主挑了挑眉,白了他一眼,冷笑道:“来同窗还知道我是大棠公主啊?”

的孩童的脸上不出别的情绪,识卿公主自幼在深宫长大,受尽所有的宠爱,是大家纷纷嫉妒羡慕却又无法抗衡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s://www.huoq.com/books/30313/16299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