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夺舍

大祭司一指点在王盛的眉心,面容渐渐从黑袍中显露出来。

当王盛看清对方模样的时候,忽然双目圆睁,挣扎的更厉害了。

一副已经干枯到极点的皮肤,如同一块老树皮,贴在大祭司的脸上。双眼深陷,颧骨高耸,在配上头顶稀疏的白发,犹如地狱中的恶鬼,让人胆战心惊。

要不是知道大祭司是个活人,还以为是从棺材中爬出来的骷髅。

“不要急,马上你就是我了,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大祭司尖细的声音,让王盛更加不寒而栗。这时候他才知道大祭司声音为什么那么尖细了,这完全就是两块骨头摩擦的声音。

他想要逃跑,想要反抗,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只能一动不动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阴冷的气息越来越胜,王盛的思维感觉都要冻僵了,开始迟钝,开始萎靡。眼看着即将要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再也醒不过来。

王盛害怕到了极点,但是却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只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响……我不甘心!我还要重返王家,我还要跨入龙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王盛挣扎的表情终于安静了下来。一会后,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道抑制不住的绿色光芒从眼睛中爆发出来。

“哈哈哈,我终于活过来了!”

这一刻,王盛眼神十分阴毒,气息大变,绝不是一个少年该有的样子,却反而感觉和大祭司一模一样。

黑袍中已经枯败腐朽的大祭司肉身,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消融在血池之中。

大祭司感受了一下年轻的身体,不禁双手握拳,激动的浑身颤抖,直到一个时辰后,才沉入血池中,继续修炼。

而石柱上那些已经流完精血,身体枯朽的人,将会被旁边的护卫抬走,换上一个鲜活的生命。

黑龙山,一座密林中。

牛大力一边来回转圈,一边喃喃自语,“叫什么好呢?”

“羽汐?小汐?羽儿?或者是林妹妹?”

牛大力头发都愁白了,他也没有考虑清楚,不知道哪一个称呼更加恰当。

他也没谈过恋爱啊!难道直接叫老婆?他怕被打死。

“你在说什么。”

突然之间,一道清灵悦耳的声音在牛大力的身后响起,让正在苦思冥想的他吓了一跳。

“呃……小姐姐是问我?”

看到林羽汐出现在身后,牛大力立刻定了定神,甩了甩衣袖,眼神注视着林羽汐,一本正经的问道。

小姐姐?

林羽汐一阵奇怪,称呼小姐她倒是知道,但是小姐姐是什么称呼?

这时候,马鹏飞也带着马家众人赶了过来,一个个身材魁梧,身手不凡。

林羽汐看到牛大力直视的目光,连忙把视线移开,深深吸了口气之后,开始商量救人的细节。

“等下马鹏飞对付那些护卫,遇到大祭司有我缠住他,救人后立刻就走,不要耽误。”

林羽汐对自己的身法还是十分自信的,虽然实力欠缺,但是缠住大祭司应该没有问题。

“好的,小姐。”

马鹏飞低沉答应道,但眼神躲闪却不敢看林羽汐。怕被她知道是自己把消息告诉给牛大力了。

“小姐姐,那我做什么?”

牛大力一脚踏入马鹏飞的前面,屁股一顶,把他挤到一边。然后直接对着林羽汐问道,但眼神一直注视在林羽汐的面纱上面。

“你……就跟着我好了。”

林羽汐当初就是看中了牛大力的实力,她担心一个人不是大祭司的对手,所以带上牛大力,希望两人可以对付大祭司。

但是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再也没有大祭司了,只有一位比大祭司更加年轻的王盛。

“好的小姐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牛大力挺了挺胸膛,斩钉截铁的沉声道。

林羽汐看了他一眼,眼神坚毅起来,带着众人向着祭台的方向赶去。

丛林中异常黑暗,不时能够看见各种鸟兽被惊动,但是越是靠近祭台,渐渐地却没有一只鸟兽出现。

众人都有修为在身,身体灵活,速度不慢,在丛林中穿梭,渐渐地靠近了祭台之处。

时间流逝,月亮高照,整座黑龙山被照射的一片明亮,但整座祭台上却没有看见大祭司的身影。

只看见祭台被众多的护卫防守,但是他们都站的很远,阴冷的气息让他们不愿站在祭台附近。

“太好了,如果大祭司不在,救人就容易多了。”

林羽汐心中暗喜,这次他们已经准备很久,必须把人救回来,不然下次,还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运气。

“马鹏飞你带着众人从左边突进,最好把所有的护卫都吸引过去,我和牛大力从右边救人,最后在青枫林汇合。”

“好的,小姐。”马鹏飞一点头,带着众人围了过去。

杀!

不一会,喊杀声传来,大量的护卫被吸引了过去,林羽汐向牛大力一使眼色,向着祭台冲去。

整座祭台阴冷无比,刚刚接近就感到一股寒气袭来,要不是两人修为不错,可能连踏进一步都显得困难。

“快点,把人找到立刻就走。”

林羽汐一上祭台,就被刺鼻的血腥味熏的眉头微蹙,看到那些石柱上人的惨状,心中更是涌现出强烈的不安。

九十九根石柱虽然很多,但是在牛大力的速度下,很快就发现了老村长。

这时候老村长已经昏迷不醒,脸色苍白,浑身瘦弱不堪,只剩皮包骨了。

要不是牛大力及时到来,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牛大力连忙上前,但是老村长却被巨大的铁链锁在巨石上,一时无法解开。

牛大力立刻抽出菜刀,一道斩在了石柱上面。

轰!

石柱轰然崩塌,碎了一地,好似祭台上的阴冷气息都减弱了一些。

就在这时,盘坐在血池底部的王盛,在石柱破碎的一刻,突然睁开双眼。

“该死!”

一道幽绿色光芒闪现,发出愤怒的光芒。

现在正是他修炼的关键时刻,想不到会被人打搅,更重要的是石柱被摧毁。

每一根石柱,都有各自的作用,就像阵法中的节点,破坏一个,那么祭台上的整个阵法,将全部失去收集精血能量的能力。

这怎么可能不让王盛愤怒,但是现在他还无法移动,不然将会承担无法接受的后果。

“去,杀了他们。”

一道意识突然从王盛脑海中发散出去,蔓延到整个祭台。

巨大的祭台好似突然间活了一样,发出耀眼的血光,整个黑龙山都一瞬间笼罩在血色天幕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