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

“贤侄,贤侄……”

李淳峰神情兴奋的回到李府,虽然两眼布满红丝,但是依然神情振奋没有一丝睡意。

王家的店铺已经被他和陈家连夜全部接收完,光白银就收获好几万两,这还不算店铺本身固有的价值。

想不到王家这么有钱,要不是亲眼看见白花花的银子,他怎么都不会相信。

但可惜的是被陈家分了一半过去,不然李家获得的还要多。

这一切都是牛大力通知他的,不然这个大好处就被陈家得去了。

“陈纬这个老小子,枉费我把他当朋友,竟然想吃独食,还好有牛大力的提点,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

可是当他兴匆匆的来到牛大力的庭院中时,却发现牛大力已经走了多时,只留下了一封信件,告知了去向。

……

青云镇,位于黑龙山不到百里的地方,作为黑水城到黑龙山毕竟之地,虽然地势偏僻,但是依然人流量不少。

大祭司为了在黑龙山建造祭台,招募了大量的工匠、护卫、民工还有奴隶,所以三年来,青云镇反而越来越显得热闹与繁华。

夏日炎炎,虽然还是清晨,却已经闷热难耐,让人的情绪变得烦躁。

这时,从小镇的街道上走来一行五人,当先一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圆,身高足有两米,穿着一身黑色皮甲,肩膀上扛着一把一米半的大砍刀,面相凶煞,眼神凶恶。

而他后面跟着的也都携带武器,态度嚣张跋扈,一看就是泼皮无赖。

他们的出现,让小镇的气氛都显得紧张起来,路人纷纷躲避,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

直到几人进入一家酒馆,他们才松出一口气,纷纷离开。

砰!

那把一米多长的大砍刀,直接砸在一张桌子上,然后爆吼,“小子,不想死的把钱都掏出来,然后滚蛋。”

此时,酒桌上的少年,依然慢条斯理的把一杯水酒倒入口中,虽然这里的酒不是很好喝,但是却比地球上的多了一丝淡淡的果香。

看到对方好似没有看见他们,依然在慢悠悠的喝酒,几人顿时怒了。

“这小子挺狂啊,居然无视我们,你看那嚣张的样子,我就想打他的脸。”

“估计是哪个世家少爷,跑这来晃悠,看他细皮嫩肉的,估计能掐出水来。但是敢在老大面前嚣张,真不知道死字咋写的。”

“老大,要不让我上去教训教训他怎么做人?在这青林镇,不管是哪家少爷,都要乖乖的学会做人。”

酒馆掌柜的看见出事了,心里胆战心惊,但还是上前陪笑道,“几位大爷稍安勿躁,酒菜马上就来,小酒馆请几位大爷赏脸。”

然后转过头去小声劝解道,“这位少爷,他们可是鼎鼎大名的马家人,在这青林镇是横行无忌,无人敢惹的存在。我看你还是破财消灾吧。”

看到少年依然无动于衷,掌柜看劝解不动,摇了摇头,无奈的转身走了,既然他想死,就不关他的事了。

轰!

带头的壮汉,看到少年依然不声不响,一提桌上一米多的大砍刀,向着面前的桌子斩去。

“小子,你想怎么死?”

轰,桌子破碎,酒菜洒了一地,酒馆的客人纷纷避而远之,怜悯的看着牛大力。

惹到这些人,他绝对没有好下场。

掌柜的也早早的躲了开去,不敢再劝,但是看着打碎的桌椅碗筷,心疼的要哭了出来。

而让人意外的是,面对一人多长的大砍刀,这少年显得格外平静,并且平静的有些异常。

“我怎么死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惹到我,你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牛大力连夜赶到此地,正好有些饿了,想不到遇到这种事情。

“啥?下场?他刚刚说啥?”

“他说知道我们的下场,啊……哈哈哈……”

“啊!”

嘲笑声刚刚响起,就转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牛大力出拳如电,气势如雷,崩雷拳,一位离他最近的人,瞬间被砸飞了出去,伴随着渗人的骨骼断裂声。

咔嚓!

又一人被砸飞,根本无法抵挡,他们甚至看不清牛大力的动作。

壮汉仓皇后退,脸上露出惊惧的表情,“你……你是入玄境?”

“入玄境?”

三个字在酒馆中如同一声炸雷,让所有人全身巨震,瞠目结舌。这小子才多大?那可是四大家族族长才有的境界。

在这个小小的青林镇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入玄境,这是他们从来不敢奢望的境界。

壮汉刚刚惊叹完,另外的两人也被牛大力砸飞了,发出咔嚓的声响,摔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现在只剩壮汉一人,他左看看、右看看,连连后退,

然后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要命的磕头。

“少……少爷,对……对不……起……我……我有眼无珠,我……禽兽不如,我……我该死,你就……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如果早知道对方是入玄境,他还招惹个屁啊,早就有多远滚多远了。

“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死来!”

牛大力望了壮汉一眼,抽出菜刀,一刀向着对方的脑袋斩去。

虽然他不知道牛大力说的警察是什么意思,但是生死时刻,总不能坐以待毙,壮汉连忙提起大砍刀挡在了面前。

牛大力轻蔑一笑,菜刀依然斩了过去。

当!

菜刀砸在大砍刀上面,一米多的大砍刀顿时被砸弯了,如同弯弓,立刻砸飞了出去。

菜刀去势不减,依然向着壮汉的脑袋砸去。

壮汉脸色惨白,双手巨颤,眼看着菜刀落在他的脑袋上面。

这要是被这菜刀砍到,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命休矣!”

这时候,一把长剑如同闪电横空,突然出现在菜刀的下面,挡住了这一刀。

当!

酒馆中猛的一静,一位身穿黑衣,脸罩轻纱,体态轻盈的女子,出现在了酒馆之中。

女子年纪不大,眼如新月,身似玲珑,一出现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可惜的是却看不清容貌。

虽然她接下了牛大力一刀,但是依然退后了几步,看来也是位入玄境的高手。

什么时候入玄境这么多了,随便一个都能遇上。

牛大力眉头微蹙,心中不禁一动,看向女子淡淡的问道:

“姑娘,你是不是长得很丑?”

女子眼角猛的一抖,狠狠地瞪了牛大力一眼,还从来还没有人对她如此无理。

要不是为了……她绝不绕他。

“别废话,你要是想知道老村长的消息就跟我来。”

女子说完,转身向着酒馆外面走去,可是等她走出几步之后,却突然发现牛大力依然站在原地,还用十分玩味的眼神注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