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嘛?不是你说谁拿到就是谁的吗?木盒多的是,你老人家尽管拿。”

牛大力看着老头,然后再次拿起一个奇怪的铜钱塞入怀中。

老人眼神死死的盯着牛大力,他并不是笨蛋,总感觉哪里有问题,却又说不上来。

老头突然出手,一把抓住牛大力,然后向着他的怀里掏去。

“你要干嘛?我告诉你,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啊……”

牛大力鬼哭狼嚎,拼命挣扎,但是依然逃不脱老人的五指山,不一会,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老人掏了出来。

老人一看,果然有问题。

刚刚牛大力塞了足有十六七个木盒,但是现在只有十二个了,而且刚刚的铜钱,老头可是亲眼看着牛大力装起来的,但是现在没了。

老头把牛大力全身都翻遍了,甚至把他双脚朝天,不断抖动,也没有找到铜钱,更没有找到消失的木盒。

还好老头没有打开木盒,要不然让他知道所有的木盒都是空的,估计老头会更加的抓狂。

“这小子果然有问题,但是他把这些东西弄哪去了?难道是纳戒?不可能。连我都没有,这小子怎么可能有。再说也没发现他带戒指,而且也没有发现空间波动。”

老头心中不断思索,但是怎么也不明白,牛大力到底用什么方法把东西弄没的。

“说吧,你把东西弄哪去了?”

老头把牛大力一放,好奇的询问道。

“东西?东西不都在这吗,你想要,自己拿去。”

牛大力死鸭子嘴硬,坚决不承认,神兵空间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

“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强求,但是货架上剩下的这些,我要八成。”

“不可能,凭什么给你八成,东西我发现的,你什么力都没出,想要八成,你怎么不去抢?”

牛大力大吼,要他八成,就等于拿刀子割他的肉,怎么可能答应。

“我就是在抢,你不服我就揍你一顿。”老头恶狠狠的瞪着牛大力,比了比拳头威胁道。

“你就是打死我,也不可能,要八成,你还不如要了我的命呢。”

“好,既然你不怕揍,就打到你服。”

老头上来就拳打脚踢,不一会牛大力就鼻青脸肿,躺在地上直哼哼。

但是不一会就看见,牛大力再次站了起来,连脸上的伤都消失不见。

“来,继续来,有没有吃饭?一点力气都没有。”

牛大力勾了勾手指,眼神不削的看着老头。

咦!

老头真的非常吃惊,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体质,居然恢复能力这样快。这小子果然与众不同,要不是情况不容许,他都想收这小子为徒了。

“最多给你三层,你现在的修为,也不需要这些东西。”老头也不想再打他了,打他一顿,感觉是在给他按摩,自己还累的不轻。

“不行。你不就是会打人吗,我让你打,绝对不还手。”

牛大力一口回绝,直接躺在了老人的面前,送到面前让他打。

这老头果然不会杀他,只要不杀他,他还怕个屁啊。

不就是被打两下,又不会死人,何况自己还有生命精华,想死都难。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老村长的下落?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石小柔去哪里了?”

“你知道?快说。”牛大力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急切问道。

老头一下就抓住了牛大力的软肋,现在他最急切的就是老村长和石小柔的安危。

“我七,你三,怎么样?”老头趁机威胁,不怕牛大力不同意。

“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先把老村长和石小柔的下落告诉我。还有剩下的物品让我先挑,再加上那三把长剑归我。”

牛大力勉强答应,脸上一脸委屈,谁让自己实力不如人呢!

“可以,我这就告诉你老村长的下落。”

老头也没有食言,立刻把老村长的一切消息都告诉了他。

“大祭司修建的祭台是一种上古的邪恶法阵,通过吸收他人的精气神来修复伤势,恢复修为。”

“而老村长就是被选取为他提供精血的材料,被拘禁在祭台之上,直到精血耗尽为止。”

“大祭司不是你现在能对付的,就算他现在身受重伤,修为下降,也不是你小子能够对付的。”

牛大力双手紧紧的握着,因为用力而发白。一股怒气在心中运量,想要现在就去把大祭司杀了。

“老村长还能坚持多久?”

“应该还有三四天,一般一个人最多能够坚持十天,但老村长毕竟年级大了,要不是有点修为,已经死了。”

“石小柔呢?是不是也被抓去了?”牛大力深深吸了口气问道。

“小柔没事,活的好好的,她找到了亲人,被她的亲人照顾的很好。”老头说到石小柔,脸上不禁露出慈祥的笑容。

“亲人?小柔不是孤儿吗?都死光了哪来的亲人?”

“放屁,你家才死光了呢!告诉你小柔没事,你就别瞎操心了。”

老头狠狠的瞪了牛大力一眼,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气人呢!

“对了,你小子看起来还没有入玄,外面那个入玄三重你是怎么杀死的?”老头好奇问道。

牛大力是修炼天地霸体的,和一般人修炼的功法不同,虽然还没有转化属性元力,但是他的力量现在不比任何入玄一重的差,甚至比一般的入玄一重的还要威力巨大。

“关你屁事,东西还分不分了?”牛大力问清楚之后,直接翻脸不认人,立刻骂了过去。

嘶!

老头被气的胡子直哆嗦,他又想把这小子打一顿了,以后这小子还是少见面,不然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妈的白眼狼,快点把你的东西挑走。”老头恨的牙痒痒,怎么感觉自己拿了三成而牛大力拿了七成呢?

牛大力没有去管被老头搜出的木盒,而是在货架上挑挑捡捡,他并没有打开查看,但是每一个都摸了一下。

最后随手拿起几个木盒,然后抓起三把长剑,赶紧向着密室外面走,好像有什么事一样,速度还挺急。

“快走。”牛大力出来密室,找到孙五就走,好似后面有人追一样。

一会后,密室之中传来一声怒吼,“王八蛋,老子要扒了你的皮。”

听到声音,牛大力一缩脖子跑的更快,转眼间就出了王家。

而孙五也听到了吼叫,虽然疑惑,但是看到牛大力都跑了,他怎么可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