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冲刚刚把牛大力带到李家,就开始不断介绍。

“李家作为黑水城四大家族,这宅院就足足五百亩大小。整个李府下人就有上百人,大大小小的房间上千座,就连护卫都是几百人。在整个黑水城还有许多的店铺,商行,甚至在别的城市还有分店,每年收入万两白银。”

“大哥,难道你就无动于衷?”

李家的家业在任何人看来都无法拒绝,但是牛大力却没有一点惊讶。

自从进入李府,牛大力就好像进了自己家一样无比自然,没有一点点的羡慕与震惊,好像这庞大的李府没有带来一丝的波澜。

“真小。”牛大力看了看李府,一脸嫌弃的说道。

……

陈冲一时无法言语,连说话的信心都没有了,“大哥,这还小?难道你见过比李府还大的宅院?”

“当然见过。我家乡的紫禁城可比李府大几倍,就是房间都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间,更不要说面积了。”牛大力看了一眼陈冲,好似看着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陈冲可是知道牛大力来自安如村,怎么可能他家乡有什么紫禁城。就算你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是既然来到李府,就不是你说了算的。

陈冲也不再辩解,也没有揭穿牛大力的谎言,一直把他带到了李府的前厅之中。

“这位想必就是牛少了,果然是人中龙凤,一表人才。”

这时候李淳峰从里面迎了出来,看到牛大力挺拔的身体,俊秀的容貌,心里十分满意,暗暗点了点头。

虽然他是看重了牛大力淬体九重的实力,但是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面貌丑陋的刁汉。

“李家主,久仰久仰。”牛大力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迎了上来,顿时明白这就是李家家主李淳峰。

李淳峰眼角微微一动,略微有些不快,牛大力毕竟是晚辈,竟然直接称呼他李家主,这就有些傲慢了。

但是也没有多说,把牛大力和陈冲领进了大厅之中。

这时候,陈家家主陈纬也站了起来,“牛少,今天终于见面了,时常听到我家陈冲说道认了一个了不起的大哥,以后还望牛少能够多多照顾。”

“陈家主客气了。既然陈冲认我做大哥,我就应该称呼陈家主一声叔伯。有我牛大力在,就没人敢欺负陈冲。”

牛大力抱拳一拜,给足了陈家家主的面子。

这时候,李淳峰不舒服了,你叫我李家主,却叫陈纬叔伯,你小子几个意思?

李淳峰没有问责,而是安排起了下人,“来人,上宴席,今天我要和贤侄好好喝一杯。”

李淳峰吩咐上酒席,希望在酒席上能够把婚事定下来,这样对付王家就有了一个得力的帮手了。

不一会,满满一大桌酒席就上来了,山珍海味,奇珍异兽应有尽有。在加上两株灵药做成的佳肴,年份五十年的藏酒,就是牛大力在地球上,都没有见过如此丰盛的酒席。

四人一起来到酒桌边,李淳峰稳健的向着首座走去,却突然发现牛大力此时一屁股坐了下去,正好坐在了首座上面。

李淳峰嘴角抽搐,心中像吃了个死苍蝇一般恶心,心中更加不舒服了。

要不是看到陈家父子已经坐下,他一定会把那小子拉起来。

“李家主快坐,你站着做什么?虽然我们是第一次喝酒,但是也不要见外,就当自己家一样,这样才能喝的尽兴。”

牛大力连忙招呼李淳峰坐下,一点也不客气,好像这里真变成他家一样,反而李淳峰变成了客人,而且还是个没有什么地位的客人。

李淳峰忍了忍还是坐了下来,看到牛大力嚣张的模样,自己女儿嫁给他,真的好吗?

这一刻,李淳峰的心中开始出现犹豫,开始思考要不要把他招进李家。

此时,李婉彤躲在一座屏风后面,看着大厅中发生的一切,心中不禁暗暗自喜。

“对,就这样做。再嚣张点,再无耻点。让父亲看看他的真面目,是怎样的无耻之徒,如果父亲讨厌他,自己也就不用嫁了。”

李婉彤在屏风后面暗暗使劲,好像为牛大力打气一样,果然牛大力没有让她失望,事情的发展正朝着她期望的方向发展。

看到李淳峰坐下后,牛大力看着满桌的美味端起酒杯,“我家乡有句俗语,叫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来,大家干了。”

牛大力自说自话,一口把酒杯中五十年陈酿喝了下去,然后还吧唧下嘴巴,好似没有尝出什么味道。

陈冲父子也都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可是李淳峰却难以下咽,感觉胸中有团气在憋着不吐不畅。

“贤侄年少有为,在整个黑水城也找不到如此俊杰。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贤侄可有中意之人?”

看到牛大力一直在吃喝,陈玮看了看李淳峰开始询问。

“我还小,还能再等两年。今天难得高兴,来吃菜。”

“不小了。俗话说,先成家后立业,只有成家了才会稳重,有责任心,然后一心一意追求事业。”

陈玮说完之后等着牛大力的回复,但是牛大力却好似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大吃大喝。

这时候,李淳峰稍稍平复了一点,伸出筷子向着一盘菜夹去。

可是,筷子刚伸到一半,酒桌上唯一的一盘以灵药制做的菜肴,被牛大力一下夹在了筷子上,然后一把塞入口中,嚼了两下,就吞下肚去。

地球上可没有灵药出现,甚至灵药做出的菜,牛大力见都没有见过,更没有吃过,怎么可能放过。

李淳峰手举在半空,静静地看着牛大力,眼神冒火,一股怒气直冲脑门。陈家父子也都停下动作看了过来,眼神诡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呃,我最近在减肥,还是吃点素比较好。”

看到几人一下都停止了动作,牛大力打了个饱嗝之后,擦了擦嘴角的油腻,解释了一句。

李淳峰这时候实在受不了了,举在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面。

“放屁。我这桌山珍海味难道都是我吃的?还吃素?我李淳峰还没有老眼昏花到这般地步。”

李淳峰实在被气到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理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