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哥……你要老婆不要?”

牛大力睡得正香,眼看着一位风骚入骨,欲迎还拒,勾魂夺魄的水嫩按摩女,和他即将步入人生正题,就被一阵讨厌的噪音吵醒。

牛大力心中抓狂,特么子弹都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要发射了,突然目标没了……你能忍?

但是牛大力还想坚持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这次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他转了个身,然后把头深深的埋在被子中,摆了个舒服的睡姿,希望还能够和按摩女再续前缘。

砰!

可是下一刻,一声巨响传来,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发出巨大的声响。

都已经重新看见美女脸蛋了,牛大力再次惊醒,他瞬间就炸了。

他自己都十分怀疑,想不到真的还能继续前缘?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实在太珍贵了,都特么能买彩票了!

在他鲜血即将沸腾的时刻,却再次被泼了盆冷水……

牛大力瞬间双眼赤红,满腔怒气彻底爆发,再加上睡梦中被吵醒的起床气,抽出菜刀看都不看,就狠狠地向着门口砍去。

轰!

一道耀眼的红光闪现,如同闪电横空,转瞬即至,重重的轰击在房门上面。

整个木门顿时被砸成了碎片,然后剧烈的燃烧起来,转眼间消失殆尽,只剩下袅袅黑烟,显示之前此处有着木门存在。

陈冲呆呆的看着前方,浑身巨颤,只差一点,红光就斩到他身上。好在从耳边斩了过去,他甚至都能够闻到头发烧焦的气味。

看着已经消失的木门,这要是被斩到,绝对和这木门一样,死都没有全尸。

“你来干嘛?”

牛大力看清来人,火气消了不少。看到来的人是陈冲,也就算了,但语气生硬,好似欠了他五百块一样。

陈冲突然打了个冷颤,但是看着牛大力的眼神十分的惊诧和惧怕,刚刚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一刀是火属性的。

呢嘛,难道对方现在已经入玄了?

陈冲这一刻被深深的打击到了,甚至想死的心都有。对方十六岁就入玄了,自己都十七了,现在竟然才淬体六重,这还要人活吗?

“我……”

陈冲一时还无法反应过来,完全被惊吓到了,在加上现实的打击,竟然突然忘记来干嘛的了。

“我来干嘛的?”陈冲思维有些混乱,开始回想。

“我怎么知道你来干嘛的。要是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我不介意再给你来一刀。”

牛大力走到旁边的桌椅旁坐了下来,随后菜刀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面。

陈冲看着巨大的菜刀,猛一哆嗦,竟然突然想起来了。连忙心中一喜,讨好道:“大哥,我是来给你送老婆来了。”

陈冲得意洋洋,老子把如此好事介绍给你,还不对老子客客气气?

可是下一秒,陈冲就高兴不起来了,一把黝黑的大菜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面。

“大……大哥,你这是干嘛?”

陈冲已经感觉到了菜刀上的寒意,冰冷的刀锋让他汗毛都竖了起来,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冻结,他特么快吓尿了。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然后塞到你后面。”

牛大力十分气愤,任谁被打搅了好事都不可能有好心情,更何况是被打搅了两次。

陈冲摸了摸脑袋,然后感到后面一紧,连忙解释道,“大哥,我说真的,四大家族的李家家主看上你了,要招你做上门女婿,把女儿嫁给你。”

陈冲害怕了,真怕这小子一刀把他砍了,连忙一口气把事情说完,才微微送了口气。

“你说啥?上面女婿?难道他们让我入赘?”

牛大力眉头一皱,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菜刀更加用力朝下压了压。

原本陈冲还暗暗得意,可是下一刻再次提心吊胆,差点转身就跑。

他不要做这个介绍人了,太特么刺激了!他怕活不长!

“大哥,你是不是没注意重点?我是说四大家族的李家,要把女儿嫁给你,你难道还不愿意?”

“他女儿绝对是黑水城数得上的美女,保证配的上你,走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而且李家就这一个女儿,以后李家的家产还不都是你的。以后整个李家,就是你说了算,就是三妻四妾,也不是不可能啊!”

陈冲使出浑身解数,循循善诱,这样他就不用娶李婉彤了,最重要的是,他不用被绿了。

反正他到死都不相信,他俩没关系。难道那天牛大力就把李婉彤白白放过了?难道到了嘴边的肉,还能不吃?难道猫还不吃鱼了?

听到陈冲说完,牛大力依然一副嫌弃的表情,但是把菜刀收了回来,“想让我给他们李家白白出力?他想的美。”

噗!

陈冲感觉要被牛大力气死,还能不能聊天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还能不能抓住重点,勇攀高峰了?

“大哥,你是我亲哥行了吧!不管你愿不愿意,李家总要走一趟吧。即使你拒绝,也要把话说清楚啊。”

陈冲已经无话可说,先把他弄到李家再说。到了李家,就没他陈冲什么事了,有问题,自然有李家家主解决。

牛大力足足看了看陈冲有五分钟,才点头答应,“好吧,我就给他们一个面子,勉强去看看吧。”

陈冲嘴角一阵抽搐,不敢说一句话。他怕自己说错话,再把对方惹毛了,不去了可怎么办?

陈冲连忙引着牛大力向着房间外面走去,可是刚刚出门,牛大力就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站在庭院中的孙五一句话不说。

孙五看到牛大力出来,连忙上去问候,“少爷,要去哪?”

但是牛大力并没有理他,依然一声不响的看着对方,脸色冷漠,没有一点提示。

孙五,却渐渐地冷汗直冒,铁塔般的壮汉却感到一阵心悸,炎炎夏日,却感到浑身冰冷,瑟瑟发抖。

这次牛大力足足看了对方有十分钟,才幽幽的说了一句话,然后带头向着外面走去。

“再有下次,你的命我就要收回来了。”

孙五一下跪在了地上,这次他把陈冲放进了房间,牛大力十分不满,既然是一个护卫,就要做好护卫的本分,如果连护卫都做不好,留他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