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卫听到牛大力的叫喊,浑身都猛的一颤,好似全身又有了新的动力,逃的更加快速。

“你快停下,不然我杀了你。”牛大力一边奋力追赶,一边在后忽悠,希望对方能够停下来。

护卫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是并不代表他是个笨蛋,怎么可能这时候停下。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他早知道对方是位入玄境高手,他死都不会来找牛大力的麻烦。

虽然两人的距离不断接近,但是一时间牛大力还真追不上,转眼间两人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看着越来越近的牛大力,还有他抓在手中大的吓人的菜刀,护卫脸色发白,眉头紧皱,恨不得多长两只腿。

“大哥你放了我吧,就当我们没有见过,我马上就走。”

如果他这次能够逃得一命,他绝对不在招惹这个煞星。

牛大力气喘吁吁,想不到这个壮汉这么怂,还没有动手就转身逃跑,还有没有一个淬体八重高手的觉悟了?

“不想死的就快停下,不然我不客气了。”

牛大力在后面爆吼,看了看手中的菜刀,然后……然后,一咬牙,居然把神兵菜刀向着前方的护卫砸了过去。

呼……

一道沉默的呼啸传来,护卫回头一看,一道巨大的阴影从后面袭来,如同一座山峰,带着无边重压无可阻挡。

“我投降……”护卫惊吓的大叫,脸色全白,感觉双腿间一凉,居然尿了裤子。

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了,转瞬间,菜刀呼啸而过,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上面。

噗!

护卫大口的鲜血喷出,带着明显的破碎内脏,甚至整个脊背都深深的凹陷下去。

虽然菜刀在牛大力的手上感觉并不是十分的沉重,但是毕竟提升到五级,已经吸收了大量的稀有金属,虽然没有全部的继承在菜刀上面,但是现在菜刀最起码有几百斤重量。

几百斤重量,被牛大力巨大的力量砸在身上,可以想象后果的严重。

“哎,你早说啊,你早说投降我不就不砸了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牛大力来到护卫的面前,看到他一口口的吐着鲜血,好像不要钱一样。

听到牛大力的话语,护卫吐血更快了,双眼一翻,眼神直直的瞪着牛大力,死不瞑目。

“怎么不听话呢!让你不要跑非要跑,看,后悔了吧。”

牛大力好似非常的可惜,但是下一刻双手却向着护卫的身上摸去,把所有的银两都搜索了出来。

牛大力满意的一笑,抓起菜刀向着之前的道路上走去。

可是当他来到之前的地方时,一个全身邋遢,衣服上满是油腻的老头正在护卫的尸体上摸索着,把一块块银两愉快的揣入怀中。

“住手,那是我的……”牛大力脸色难看,迅速向着老人跑去,眼睛紧紧的盯着老人不断摸索的手掌。

这老人正是当天在宅院里骗他银子,同时还把几个杀手的银子都拿去了。

老人看到牛大力返回,双手的速度飞快,转眼把所有的银两和物品都装在了怀中,然后眼神在牛大力的身上不断扫视。

“你干嘛?这是我的,难道你还想抢我老人家的东西?”

牛大力被气死,直接伸出手掌向着老人的怀中掏去,可是老人好像早有预料,一个转身就出现在了牛大力的后面,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面。

牛大力一下趴在了地上,但是他认为自己大意了,爬起来再次向着老人抓去。

可是老人再次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一脚用力踢出,牛大力再次飞了出去,趴在了地上。

老人速度飞快,牛大力根本没有看见对方的动作,根本不知道老人是如何出现在他的身后的。

牛大力冷静下来,狠狠的瞪着老人,看来老人非常不简单,就连刚刚踏入入玄境界的王盛也不可能让他连动作都发现不了。

只有像大祭司这样的高手,才能够让他连动作都看不清。甚至牛大力感觉老人的动作比大祭司还无迹可寻,还要难以捉摸。

“老人家,这银两真是我的,这人就是我刚刚杀的。”

牛大力好言相劝,拍拍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这老头不简单,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是你的?是你的,你叫它看它答应吗?”

老人翻了个白眼,掏出一块十两重的银子,哈了口气之后,用满是油污的袖子用力的擦拭,然后还放在他的大黄牙上咬了两下,顿时嘴角笑眯眯的,表情十分的满足。

牛大力可是郁闷的要死,差点被憋的吐出一口老血。最重要的是,打不过啊!不然绝对把这老小子,打的满地找牙。

“算了,银子我也不要了,就当给你老人家当见面礼了。”

牛大力拍拍屁股,转身就走,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但是,还不等他走出五米,老头的声音就在后面懒洋洋的传来,“你等等。”

牛大力前进的身体一停,然后嘴角上挑,脸上努力做出笑眯眯的神色,转过身体问道,“老人家,还有什么事吗?”

老头眼神上下看了看牛大力,然后走到他的面前,手掌一伸说道,“拿来吧。”

“啥?拿什么东西?”牛大力一脸懵逼,不知道老头要什么。

“见面礼啊!你不是说有见面礼的吗?我也不多要,还有一个人的银子呢?快交出来吧!”

老头把手掌伸在牛大力的面前,手指不断向内勾动,理直气壮的向他要钱。

牛大力一听就知道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早就来了,而且看到他杀死两个护卫的全过程,现在不仅抢了他一次,还想把另一次也给抢了。

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好在有神兵空间,所有的银两都被他放在了神兵空间中,这是最安全的地方,任何人都抢不去。

“没有啊,另一个人跑了,我没追上。”牛大力眼都不眨的对着老头说道。

“不可能,我可是亲眼看到的……”

老头不相信,连忙在牛大力的身上从上摸到下,连鞋子里都被脱了下来,检查了一遍,直到没有任何东西,才确定他没有任何东西。

牛大力咬牙切齿,“太过分了!等老子以后有机会,绝对把这老不死的扒光。”但现在他只能看着老头把他全身翻了个底朝天。

老头用审视的目光把牛大力看了个遍,最后眼神忽然注意到插在他背后的菜刀上面,顿时眼神一亮。

“这把菜刀不错,拿过来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