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难道我中毒了?”

牛大力心中一凛,全身戒备,可是丛林中一切如常,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系统,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全身无力?”

找不到问题的答案,牛大力心中非常不安,连忙召唤系统。

【嘀,宿主境界太垃圾,无法完全掌控神兵。】

【嘀,宿主境界太垃圾,疾风火连斩只能使用一次。】

【嘀,宿主境界太垃圾,现无法继续提升神兵等级。】

又是一连串的冷漠的提示音响起,每一句都来一段宿主境界太垃圾,说的牛大力都开始怀疑自己了,“难道自己真的太垃圾了?”

“靠,系统你给我出来,你说谁垃圾呢?”牛大力突然反应过来,差点被这破系统打击了,要不是系统无影无形,他绝对和系统决斗。

“系统你给我出来,你说谁垃圾呢?”牛大力强烈呼叫系统。

可是无论牛大力怎么呼叫系统,系统再也没有出来,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疾风火连斩的威力,牛大力十分满意,可是,如果只能使用一次,就太可惜了。

虽然现在淬体六重已经毫无压力,但是如果王家派淬体八重、九重的来杀他,他就危险了。

“看来是时候提升境界了。”

牛大力抓着菜刀,转身向着丛林大山中走去。

随后的两天里,牛大力并没有返回黑水城,而是在丛林中猎杀凶兽。

猎杀凶兽并不是为了吃肉,也不是为了凶兽身上的材料,而是用神兵吸收生命精华,提升天地霸体的境界。

现在他已经打通了天地霸体的第一条经脉,上次因为生命精华不够第二条经脉并没有打通,这次为了提升境界,一定要收集足够的生命精华。

要让他为了生命精华去杀人,他还做不到,除非是那些来找死的,就另当别论了。

两天的猎杀,不知道多少凶兽被牛大力杀死,一般的凶兽在他的神兵菜刀之下,根本没有难度。

可是普通的凶兽提供的生命精华还是太少了,两天时间的收获,加上之前杀死的王家护卫,他感觉应该足够修炼天地霸体的了。

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用树枝遮掩洞口,然后牛大力开始全力冲击天地霸体的第二条经脉。

随着运转天地霸体,大量的天地元气向着第二条经脉中涌来,巨大的能量差点把他的经脉涨爆了。

整条经脉如同刀砍火烧,巨大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浑身颤抖,汗如雨下。

经脉中,一条条裂纹随之出现,如果没有好的办法,绝对会经脉寸断沦为废人。

随着天地元气的不断涌入,经脉中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牛大力整个人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湿透,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动用生命精华,而是在坚持,在忍耐。

他希望看看,在没有生命精华的前提下,他修炼天地霸体,到底能够达到什么地步。

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天地霸体并不是普通的功法,而是一种世上独一无二的神功秘籍。不然也不会才打通第一条经脉,就有了别人淬体六重的实力。

要想修炼天地霸体,如果没有特别的方法,只能够一点点的用天地元气拓宽经脉,每次一点,小心翼翼,直到全部打通的一天。

但这样不知道到打通一条经脉要何年何月,好在他有生命精华,能够修复破损的经脉。

就在经脉已经到达承受的极限,即将断裂的时候,大量的生命精华从神兵中涌入身体之中,聚集在破损的经脉之处。

一股凉意袭来,一瞬间感觉全身通透,剧烈的疼痛迅速被压制下来,破损的经脉在大量生命精华的作用下,一点点被修复,被愈合。

天地元气在开拓经脉,生命精华在修复经脉,就在这开拓、撕裂、修复的过程中,牛大力的经脉被一点点强化,变得坚韧,变得有力。

随着最后一点经脉被打通,牛大力脑海中突然感到一声巨大的轰鸣。整个身体都为之一松,一种强烈的舒爽感觉传来,如同羽化登仙,荣登极乐。

巨大的能量在经脉中运转,牛大力感到全身充满力量,就是和淬体九重相比,也相差无几。

牛大力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突然闻到一股恶臭从身上传来,一层黑色物质沾染在皮肤上面,差点把他熏吐了。

“卧槽,真特么臭。”

牛大力翻了个白眼,连忙捂住口鼻,向着山洞外面冲去。

就在他即将冲出山洞的时候,突然山洞外面却传来了人声,让他的动作一缓。

透过洞口的树枝向外看去,一个全身遮掩的黑袍人,站在林中,看不到面目。但是全身发散着阴冷的气息,让山洞中的牛大力都感到不适。

“祭司大人,鬼焰石失踪了,现在正在寻找,望大人恕罪。”

王盛此时出现在山洞外面,单膝跪地,对着黑袍人小心汇报,态度十分恭敬,甚至有些惧怕。

“大祭司?这人就是大祭司?”

牛大力看了一眼,连忙把目光从黑袍人身上转移开,即使没有直接面对,都让他感到阵阵心悸。

有些境界强大的人物,就是目光也会引起对方的察觉,牛大力只是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就明白大祭司的强大,绝对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招惹的。

大祭司既然能够气息外放,绝对已经达到入玄境界,现在去招惹绝对有死无生。

大祭司笼罩在黑袍之中,看不到一丝表情,也不知道是喜是怒,就这样直视着王盛,整个丛林都被一股阴冷的气息所笼罩。

王盛头垂的更低了,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直冒,就在他差点崩溃之际,大祭司的气息一收,整个丛林之中好似温度都上升了不少。

王盛暗暗呼出一口气之际,一道墨绿色的幽光,却突然从大祭司手中挥出,一下击打在王盛的脸上。

啊!

王盛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抱着脸在地上翻滚,从手指的缝隙中可以看见,一道狰狞的伤口血肉外翻,恐怖异常。

“我不喜欢听到失败两个字,如果还有下次,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大祭司这时候开口了,声音异常尖细,听不出男女。虽然听起来语气平淡,但是王盛听到后却突然停止翻滚,浑身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