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请陈大少吃饭

昏迷的王盛,被其他几个手下快速抬走了,看到站在台阶上装比的牛大力,除了射出仇恨的眼神外,没有一个敢多说一个字。

“来人,把你们店所有的好菜都端上来,我今天要请陈大少吃饭。”

牛大力大刺刺的坐在了酒楼中间,对着小二喊道,陈冲也一脸笑意的坐在了旁边。

现在,陈冲感觉也许有牛大力这样的朋友也不错,接着放开心情两人大喝起来。

随着两人越喝越多,陈冲早已忘记了和牛大力的过节,直接兄弟相称,而牛大力也打听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黑水城四大家族,李、陈、王、马,李家和陈家关系密切,甚至有联姻的想法。

而王家和马家本来就是姻亲,关系更是不一般,而且马家还掌握着黑水城唯一的城卫,手下人手众多,实力强大,现在已经投靠了大祭司。

所以李家和陈家必须团结起来,不然迟早被打压吞并。

但是,黑水城有个奇怪的现象,城主在十多年前无故病逝,黑水城就一直没有城主,而做主之人却是神秘无比的大祭司。

而大祭司除了神秘强大之外,这么多年却并不关注城里事物,而是一直在建造祭台,只要四大家族物资到位,他就不会过问四大家族任何事情。

这就造成了几家的矛盾,逐渐激化,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而老村长他们一群村民,此时并不在黑水城,而是在黑水城旁边的黑龙山上,大祭司的祭台就在黑龙山的山顶最高处。

而老村长他们却是大祭司要求,被带到了黑龙山。现在已经到了祭台的最后阶段,需要大量人手,建造祭台的主体部分。

……

王家大宅。

王盛一会后就清醒过来,摸了摸已经上了灵药的鼻梁骨,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也看不到任何的怒意。

“来人。”王盛平静的喊了一声。

一个护卫从门卫走了进来,躬身拜道,“少主,你醒了。”

“都准备好了吗?”

王盛淡淡的询问,没有了一丝骄狂之气,根本看不出酒楼中纨绔十足的模样。

看到王盛询问,护卫显得更加恭敬,头低了几分。

“一切准备就绪,这次足有五十位高手,全是淬体四重以上的境界,一定能够拿下李家的货物。”

“好,你下去吧,完全按照计划行事,有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王盛一边淡淡的说道,一边手指在木桌上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敲击着。

“本来这次准备把陈冲打伤,这样就可以牵制陈家的力量,想不到被一个小卒子破坏了。算了,只要速度快点,陈家应该不会发现。”

“少主,那个叫牛大力的小子,怎么处理?”护卫询问道。

“既然小卒子挡路了,把他吃掉就是了,这么点小事还要问我?”

王盛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吓得护卫连忙低下头去。

正准备下去的护卫,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咬牙对着王盛说道,“少主,孙五在外面求见,你看……”

“孙五?给点银两打发了吧。我王家不养无用之人。”

王盛语气冰冷,没有一丝感情,在他眼里孙五只是一条无用的狗而已,既然无用了,扔了就是了。

王家后门,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此时却脸色惨白,浑身颤抖,胸口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中,在向外渗着血水。

“还不快滚,少主是不会见你这个废物的,再不走,就把你的腿打折。”

门前护卫鄙夷的看着孙五,一脸嫌弃,一把推开,让本就虚弱的他立刻摔倒在地上,疼的他脸上都是汗珠,一时间痛苦的趴在地上。

“我要见少主,我一定要见少主……”

孙五虚弱的叫喊,并没有获得这些护卫的同情,反而让他们感到厌烦,纷纷对着孙五大骂。

这时候,刚刚面见王盛的护卫队长走了出来,看了孙五一眼之后,给了门口护卫十两银子后,摇了摇头,再次走了进去。

门前护卫,看到队长走后,却只掏出了一个五两的银子,扔到了孙五面前,“给你,少主大发善心,给了你五两银子,拿了钱就快走吧,不就是想要银子吗。”

孙五看着眼前的五两银子,感到特别讽刺,顿时心灰意冷,他孙五忠心耿耿,最后就值五两?

五两银子,连给他看胸口的刀伤都不够,治不好刀伤,以后连护卫都做不了,连吃饭都成问题。

“难道这就是我孙五,最后的结局?”

孙五最后看了一眼王家高大繁华的宅院,紧紧握着手里的五两银子,蹒跚的向着旁边的小巷子走去。

……

醉仙居。

“小二,给我打包两只烤乳鸽,我带回去。”

牛大力吃饱喝足,消息也打听的差不多了,准备回去,石小柔还没有吃饭呢。

“大……大哥,我们……再喝点,你以后就是我亲……亲大哥,在……黑水……水城,我……罩着你。”

陈冲完全喝大了,舌头都打弯了。

“好了,以后有机会再喝,我先走了。”

牛大力说完,留下醉眼朦胧的陈冲向着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酒楼的小二突然拦住了牛大力,微笑着说道,“公子,你是不是把饭钱结一下。”

“啥?饭钱?”牛大力一时有点懵,可能酒喝的有点多。

“对啊,你吃饭了当然要付饭钱。”小二理所当然的说道。

牛大力一手提着打包的两只烤乳鸽,一边掸了掸淡蓝色长袍的下摆,傲然说道。

“你认识那位喝酒的是谁吗?”

“知道啊,陈家大少爷,陈冲啊。”

“那你听到他叫我大哥了吧?”

“嗯,听到了。”小二点了点头。

“那你认为陈大少会少饭钱吗?”

“肯定不会啊,陈大少从来不少饭钱。”

“既然陈大少不少饭钱,我和陈大少吃饭,你认为陈大少会让我这个大哥付钱?是你看不起他?认为陈大少会赖账?还是陈大少付不起饭钱?”

店小二被牛大力问的一愣一愣的,感觉好似哪里不对,看着牛大力连吃带拿的走出了醉仙居。

“好了,饭钱我来付。”

刚刚已经醉的趴在了桌子上的陈冲,再次清醒过来,看到牛大力走远,目光不禁微微一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