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哥,我真的不会报复的,你放心,我……我可以对着、对着……清尘大帝发誓。”

陈冲在听到之后,却一脸纠结,特别是牛大力在他身上观察的目光,原本苍白的脸色都有点涨红了,好似便秘了一般。

他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脸严肃,最后发下誓言。

清尘大帝?

牛大力一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连忙追问,来到异世,还没听说过一些厉害的人物,现在陈冲提及,当然希望了解一番。

陈冲在牛大力的追问下,断断续续说了出来。

清尘大帝为自古以来最惊才绝艳的大帝,古来最富有才情之人。

清尘大帝傲世古今,以一己之力斩杀诸王,独上九天,以九天之外独立阻挡诸仙,也有的说是阻挡诸魔,让域外诸仙、诸魔无法踏入天元大陆一步。

但是,就这样一位万古难有、大仁大义的大帝,却被那些万古豪门、巅峰世家列为禁忌,不许谈论一句。

甚至那些强大的万古宗门,都教导门人清尘大帝为磨头,一切和清尘大帝有关的事物,必须进行严厉的打击。

现在,在天元大陆只有一些偏远地区才流传着清尘大帝的传说,就这样,也已经很少能够听到了。

牛大力不禁发出嘘唏,对清尘大帝感到敬佩,但是又有着一丝疑惑,这样一位举世无双的大帝为什么世家大族都要抵制。

陈冲看到牛大力感兴趣,连忙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甚至道听途说的一些野史也搜刮了出来。

但是等他说完,指望牛大力放他一码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句,让他差点崩溃的一句话。

“不要停,接着脱,你今天不脱不行。”

牛大力一早就看中了陈冲的华服,正好对方和自己的身材相仿,既然已经打算放过他了,要他一件衣服也不过分吧?

牛大力认为,一套衣服换一条命,太划算啦,可是陈冲不知道啊!

“大哥……能不能换个条件,我……我没准备啊!”

此时,陈冲抓着胸前的衣服,脸都绿了,是生命重要,还是脸面重要,他一直纠结不休。

最后他一咬牙,准备答应牛大力,大不了当做一个恶梦了,只要活着,一切都是虚的。

“一个大男人,扭扭咧咧的像个娘们,来我帮你脱。”

牛大力等不下去了,上来就开始脱陈冲的华服。

“大……大哥,你……你慢点,呃……我……我还是第一次……”

陈冲一阵绝望,泪水在心中哗哗流淌,他陈冲怎么就遇到这种事情了呢?以后还能不能做男人了?

他可是听说,不少花样美少年,就是这样掰弯的,他以后不会也是这样吧。

陈冲闭着眼睛,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可是突然却感到牛大力的动作一停,竟然没有继续脱了,连忙睁开疑惑的双眼看了过去。

牛大力这时已经把陈冲的华服穿在了身上,一套淡蓝色的长袍,配上他俊秀的容貌,挺拔的身材,完全就是一位世间少有的美男子。

就连一直冷眼注视的李婉彤,都不禁眼神一亮,但随后又再次冷若冰霜。

石小柔站在一旁,看着牛大力的装扮,眼睛中全是小星星,感到心跳都快了半拍,完全就是一个脑残粉的模样。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牛大力十分满意这套华服,让他有种再也不是野蛮人感觉,他本来还想把李婉彤的衣服抢下来给石小柔换上,但是石小柔身体单薄,两人形体不合还是算了。

陈冲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哥,还脱不脱了。”他指着身上的内衣问道。

牛大力抬头看着陈冲,一脸嫌弃,“你怎么这么恶心,我可没有穿别人内衣的嗜好。”

尼玛,陈冲快哭了。

不脱,你逼着我脱,我主动脱了,你又不要了。早知道你只是要衣服,不就早脱给你了,不要说一件衣服,就是一百件也行啊!

此时,牛大力的注意力从身上的衣服上转移过来,看到李婉彤依然冷若冰霜的怒视着他,心里顿时不爽了。

心念一转,他迈着四方步,双手背在后面,一边走还一边晃悠,顿时走出了退休老大爷遛弯的步伐,然后对着旁边的陈冲一点头。

“你还不走?难道想我请你吃饭啊?”

陈冲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你大爷的,你不说话,我敢走嘛!

“不用,不用,这就走,这就走。”

陈冲看了李婉彤一眼,欲言又止,但最后没有说任何话,转身就走了。

虽然两人一起结伴,但是却没有很深的关系,要不是老爷子安排,希望和李家结亲,他才不会跟来,也不会遇到牛大力这个恶魔。

而且那两个护卫,也是李家之人,他只不过断了一条手臂,回去找老爷子要点灵药,养养就好了。

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把自己小命搭上。

看到陈冲走了,李婉彤有点紧张,但是她认为牛大力绝对不敢杀她,所以没必要怕他。

等到回了黑水城,她绝对会让他百倍千倍的还回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

“来,美女,我看你衣服也不错,要不你也脱一个。”

牛大力笑眯眯的来到李婉彤面前,抬起她的下巴调笑道。

“你最好把我放了,不然我们李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是吗?在这个荒山野岭的,要是发生点什么,你李家会有人知道吗?难道你以为那个陈冲会帮你告诉李家?”

李婉彤顿时沉默了,陈冲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两家人有意促成罢了。

再说,她出来也没人告诉任何人,只是带了两个护卫,早知道这样,她绝不会出黑水城。

“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李婉彤绝对不可能脱衣服的,她虽然和陈冲打情骂俏,可是却从来没有让对方占丝毫便宜,也没有和任何男人有关系。

看到对方服软,牛大力也就退了一步说道,“不脱衣服也行,只要你做一件事情,你就可以走了,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李婉彤脸上忽然变的十分的难看,难道还是无法避免吗?但是现在自己掌握在别人的手上,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李婉彤一时间思绪翻滚,纠结无比,看向牛大力的目光充满杀意,恨不得冲上去,活活的咬死对方。

看到对方迟迟没有回话,牛大力不耐烦了,他还要赶去黑水城呢!女人怎么这么麻烦,尽耽误时间了。

“怎么,洗个脚就这么难吗?那你还是脱衣服好了。”牛大力烦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