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明显感受到了少年想要图谋不轨,随后看到石小柔绝美的容貌,顿时起了歹毒的心思。

这一掌看似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其实在抽打之际,她已经竖起长长的指甲,变打为抓。

如果被抓中,绝对会抓出深深的血痕,甚至是惨遭毁容,悲痛一生。

石小柔一下愣住了,天生善良的她根本无法反应,眼看着手掌即将抓在她的脸上却一动不动。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传来,石小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反而名叫彤妹的少女,一下次被抽飞了,发出痛苦的惨叫。

“大胆,你是谁?”

站在旁边的少年差点跳了起来,但他才反应过来,一道身影就冲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道巴掌抽来,少年也步入少女的后尘,被抽飞了出去。

少年被抽懵了,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打黑水城四大家族的少爷、小姐?

“到底谁是贱人?”

牛大力满眼怒意,再次走到李婉彤的面前,直接一巴掌再次扇了过去。

啪!

耳光十分的响亮,原本还算漂亮的脸蛋,此时却被打的肿如猪头,

她楞是没有反应过来,当看清一身粗布衣衫的牛大力时,立刻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作为黑水城李氏家族的小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在黑水城,只有她打别人的份,还没有人敢打她。

而且,此时她感到一张俏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立刻脸色大变,开始疯狂的叫嚣起来。

“快,快给我杀了他,我要让他死,啊……”

李婉彤差点被气炸了,眼神恶毒无比的盯着牛大力,恨不得马上就把他大卸八块,碎尸万段。

这时候,两个护卫才反应过来,自家的大小姐被打了,而且是当着他们的面被打,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还不扒了他们的皮。

两人气急败坏,顿时抽出武器,杀了过来。可是他们太小瞧牛大力了,还不等他俩靠近,就被一拳打在胸口,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

“废物,都是废物,连个乡巴佬都对付不了。哈哈哈,你死定了,你绝对死定了,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我要杀光你全家,那个贱人是你的妹妹吧?我要把她的脸划烂,然后卖给最丑男人,让她尝遍所以痛苦。”

李婉彤已经歇斯底里,完全疯狂了,甚至带着病态的扭曲。

她没有发现牛大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道杀意在眼中流转,即使发现了,她也会大喊大叫,她的本性就是刁蛮无理,无理取闹。

“你找死!”

少年陈冲从地上爬起来,喘了一口大气之后,大喝一声,朝着牛大力挥出一拳。

“七伤拳法,伤心诀。”

面对这一拳,牛大力不闪不避,天地霸体直接运行起来,唯一开通的筋脉中能量快速涌动,直接迎了上去。

现在他的实力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好似一个还没有跨入淬体境的普通人。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天地霸体的逆天之处,刚刚贯通一条筋脉,就感觉比护卫队长马三还要厉害。

要知道马三可是淬体四重的境界,现在这人最多五重,比马三也高不了多少。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传来,陈冲的手臂直接被打折,一只手臂完全耷拉了下来。

“啊!”

陈冲发出凄厉的惨叫来,向后倒退两步,正好摔在李婉彤的旁边。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护卫再次冲了上来,脸色凶狠,狠辣无情,出手没有一点犹豫。

作为李家的护卫,如果不能保护主子,他们也就失去了价值,即使回去,也会被打死。

所以,他们只能拼命,但是他们也就淬体三四重的境界,面对现在的牛大力,完全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牛大力菜刀一抽,快的没有一丝间隙,两人的脑袋还没有看见刀光,就被菜刀砸碎了。

噗,噗。

大量的鲜血喷出,正好淋在李婉彤和陈冲的身上,两人瞬间成了一位血人。

现场一片寂静,李婉彤脸色发白,再也没有发出一丝尖叫,就连陈冲手臂断了,也不敢发出一丝呻吟。

他们现在终于怕了,希望马上离开牛大力远远的,至于以后会不会报复,只有以后才知道了。

这时候,小狼崽好像感应到了牛大力的气息,愉快的跑了过来,爬在他的鞋子上面,再次啃咬了起来。

“尼玛,这是和老子鞋子较上劲了。”

牛大力哭笑不得,把小狼崽抱给石小柔,然后走到两人面前,一下把菜刀架在了陈冲的脖子上面。

“大……大哥,你可不要乱来。不然我们陈家和李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陈冲差点被吓死,他好死不死的招惹这个疯子做什么,要是牛大力一个冲动把他脑袋砍了,他都没地方叫冤去。

“说说,你们怎么补偿我吧。”

牛大力看着两人微微一笑,清秀的脸庞让他看起来显得格外的俊秀。

要不是陈冲亲眼看到他刚刚斩杀两人,绝不会相信在这个阳光清秀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一只无比恐惧的魔鬼。

“好的,我们补偿,我们一定大大的补偿。只要你把我们放了,你要我们李家和陈家多少都行。我回去后一定让李家尽快把钱送来。”

陈冲连忙答应,只要能逃过这节,他永远不要见到这个恶魔。

“回去?回去以后是不是想着找人来对付我啊?”

牛大力用菜刀拍了拍他的脸,突然变脸问道。

陈冲吓了一跳,浑身颤抖,差点哭了出来,要不是刀架在脖子上,他绝对转身就跑。

此时,李婉彤在一边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拿目光冷冷的注视着牛大力,好像要把他的模样永远的记在脑海中。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大哥,你就把我们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牛大力感到一阵好笑,这陈大少也是个人才。他也不是非要杀他们不可,既然他们是黑水城大家族人,留着以后也许还有些用处。

但是就这样把他们放了,也不可能。

“把你的衣服脱了吧。”

牛大力的目光在陈冲身上看了一会之后,语气平淡的用菜刀指着对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