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力等待着系统的回答,但是系统在沉默了近三分钟后,终于传来了冷漠的提示音。

【嘀,检测到宿主能够灵活运用神兵解决危机,奖励神兵爆发技能‘舍命一击’。】

【嘀,此技能为一次性技能,使用后无法恢复。使用效果:威力增加十倍。】

“哈哈哈……”

牛大力听到系统的声音,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虽然系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却额外奖励了一次技能,而且还是一个保命的实用技能。

牛大力笑声渐止,桀骜的眼神中一道幽光闪现,然后把菜刀插在了腰间。

“大力哥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石小柔拉着牛大力,看着周围血腥的场面,有些心悸的说道。

“走,我们找爷爷去。”

牛大力心情大好,两人向着丛林中走去。

此时,石小柔虽然注意到到牛大力的伤势已经诡异的痊愈了,但是她却董事的没有询问一句,而是把牛大力换下来的血衣,小心的裁下一块保存了起来。

两人走走停停,两个时辰后,突然前方的山谷中传来阵阵轰鸣,而周围的树林中,不时能够看到动物逃离的身影。

“怎么回事?”

如此奇怪的景象,引起了牛大力的好奇,小心的向着山谷接近。

“大力哥哥,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吧,要是……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石小柔小声询问,担心他们会再次遇到危险,尤其她不想牛大力去冒险了。

“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我就是去看看。”牛大力微微一笑,目光却转到了山谷的方向,带着默认的石小柔再次前进。

牛大力内心早就知道,这么大的动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他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在安如村就时刻计划着,能够离开这个原始的小山村,现在既然发现山谷中不明的声响,怎么可能不去查看一番。

随着两人接近,巨大的轰鸣声,渐渐清晰起来,甚至其中夹杂着不知名的兽吼。

“大力哥哥,我……我们还是走吧。”石小柔犹豫起来,她表情纠结,已经被刚刚狼群吓怕了。

“我就看一眼,一眼,看了马上就走。”

牛大力硬拉着石小柔,总算走出丛林,此时,他们站在一个小山坡上,向着山谷里面看去。

整个山谷一片狼藉,全是野兽尸体,足有几百只。

仔细看去,正是刚刚袭击牛大力他们的狼群。

而山谷中间,一匹三米多高的白色巨狼,正和一只全是长满墨绿色鳞片,两只尾巴形如鳄鱼的凶兽在战斗。

而狼群估计正是白色巨狼召唤来的手下,现在已经全部死绝,整个山谷都被狼的尸体堆满了。

轰……

山谷中不断传来激烈的轰鸣,树木倒塌,大石崩碎,整个山谷因为两只巨兽的战斗一片狼藉。

牛大力一时被山谷中的景色惊呆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兽之间的战斗,就是在电影中也没有如此震撼。

最主要的是,白色巨狼能够不时的从狼嘴中喷吐出如同利刃般的冰刃,每当碰到对方都能够造成大面积的结冰,以及细细的伤口。

而如同鳄鱼般的巨兽,除了一身墨绿色的鳞片之外,就是一张占据了半个身躯的大嘴。

大嘴十分巨大,张开后能够看见如同搅拌机般的利齿,交错纵横。要是被这张大嘴咬到,绝对不要想逃脱,而是会被分成几节的问题。

从山谷中的情形来看,两只巨兽已经战斗了好久,可能从牛大力听到那声霸气的兽吼就已经发生了。

两只巨兽现在都已经伤痕累累,白色巨狼的一只后腿已经被咬断,而鳄鱼巨兽却全身布满伤口,身体逐渐僵硬,血红色的冰渣子四散在周围山谷的草地上面。

吼!

白色巨狼再次发出兽吼,向着鳄鱼巨兽扑了过去,而鳄鱼巨兽也是凶残毕露,向着白色巨狼狠狠地咬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

渐渐的,鳄鱼巨兽的动作越来越慢,身体已经僵硬的无法移动。在最后一道巨大冰刃击中它的头颅之时,终于倒在了血色的草地上面。

而白色巨狼,也因为全身是伤,后腿断掉,奄奄一息的趴在山谷之中,剧烈的喘息着。

就在这时,白色巨狼好似感应到了牛大力他们的存在,冷酷霸道的眼神向着他们藏身的地点看了一眼。

但是随后,白色巨狼眼神渐渐软化下来,伸出唯一的一只利爪,在腹部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牛大力不知道巨狼在干什么?难道巨狼想不开,怕被他们杀死,然后自己自杀了!

还没有等他得出结论,巨狼的伤口中一下滚出一个西瓜大的肉球。

肉球不大,和白色巨狼一比,根本不成比例。

巨狼慈爱的看着肉球,然后再次在上面轻轻划出一爪,一只模样可爱,还没有睁眼的小狼,从肉球中掉了出来。

可是小狼的呼吸十分微弱,从肉球中掉落之后,要不是还有着轻微的起伏,绝对会被认为已经死掉了。

“大力哥哥,小狼好可怜。”

石小柔本性善良,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这只白色巨狼就是差点把他们杀死的狼群首领。

白色巨狼再次看向牛大力的方向,低声呜咽一声,巨大的狼眼中满是祈求与不舍。

“难道是让我们过去?”

牛大力惊疑不定,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小心的走了过去。

整个山谷,除了一只活不了多久的白色巨狼之外,已经没有一只活物,所以也没有那么害怕,还是非常的安全的。

看到牛大力走出之后,白色巨狼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把如同小狗般的狼崽子顶到了他的面前,眼神急切,好似要让牛大力帮忙一样。

“大力哥哥,你救救它吧。”

石小柔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想到自己从小就是个孤儿,有种和小狼同命相连的感觉。

牛大力看了看小狼,又看了看旁边一脸祈求的白色巨狼,不知道该不该救。

农夫与蛇的故事,他还是知道的,他担心以后救了一只白眼狼,再把自己搭进去。

唔……

白色巨狼再次呜咽一声,声音中带着明显的焦急和祈求。小狼的呼吸更加的微弱,再不就就来不及了。

看到巨狼如此人性化的动作,还有石小柔希翼的目光,牛大力把手放在了小狼的身上。

“罢了,我就做一次好人吧!”

一股所剩不多的生命精华,从他的身体中立刻传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