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中一片明亮,淡蓝色的光芒氤氲四射,如同置身神仙梦境一般。

这时一个足球场般大的洞穴。

顶部,一颗颗如同水晶般的矿石密布在上面,就像宇宙星空,浩瀚神秘。而旁边掉到地上的萤石,此刻看来,就如同随处可见的瓦砾一般平常。

太漂亮了。

牛大力一下被这美丽的场景震撼到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还有如此梦幻的地方。

这一切,可比地球上一切特效都要来的真实和震撼。

嗡嗡……

巨大的震颤把牛大力从失神状态下惊醒,一股强烈的欲望从菜刀传递到他的身上。这股欲望如同禁欲十年的壮汉,突然看见了一群没有穿衣服的美女,疯狂、暴戾。

这时候牛大力才发现,洞穴的地面上,原本稀有珍贵的云铁,此时竟然密密麻麻就像路边的碎石子随处可见。而且还铺了厚厚一层,甚至在洞穴中间已经堆成了一个半米高的云铁堆。

这时候,菜刀好似活了一般,根本不受牛大力控制,没有指令就突然自动从腰间挣脱出去。

光芒闪过,菜刀一下就插在了洞穴中间的云铁堆上面。

咕噜……

云铁迅速消融,快速被菜刀吸收,如同吸水一般,发出欢快的吞咽般声响。

巨大的吸引,让整个洞穴的云铁都开始颤抖,并且向着中间汇聚过来,不知道多久,一声悦耳的声音在牛大力耳边响起。

【嘀,稀有金属收集超过五百斤,神兵等级提升,神兵二级。】

整个菜刀上黑光闪耀,一闪而逝,一片片云纹烙印在菜刀表面,显得神秘、华丽。

而菜刀的外形,这时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更长、更宽,嗯……看起来更像菜刀了,连刀背上隐约的弧度,都和菜刀如出一辙。

【嘀,下级神兵提升条件,获得稀有金属一万斤。】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神兵的等级提升,越来越困难,条件也越来越苛刻。

然而这却没有让牛大力造成多大的情绪波动,好像呆愣了一样,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太爽了,太快了!神兵这就二级了?”

“本来以为要挖很久的矿,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斗的打算了,想不到一会就完成了?”

牛大力感觉好像做梦一样,但随后就兴奋起来。

一万斤?一万斤算个屁啊。

这洞穴有篮球场大小,一粒都有半斤,这满满一个篮球场的云铁颗粒,百万斤也没问题啊。

要是这次能一次升个十级八级的,他还怕个什么,谁来也要跪啊!

【嘀,稀有金属收集超过一万斤,神兵等级提升,神兵叁级。】

哈哈哈。

牛大力双手叉腰,狂笑不止,看着面前的菜刀笑的越来越猥琐,越来越……淫荡。

感觉菜刀上再次闪耀出黑芒都非常的可爱,大有一种,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豪迈。

【嘀,下级神兵提升条件,获得稀有金属十万斤。】

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牛大力已经适应了快速升级的惊喜,如果不能升级那才叫奇怪呢。

但是看了看洞穴中依然没有减少多少的云铁颗粒,心中顿时放了下来,仔细的看着菜刀吸收云铁,期待着菜刀再次升级。

整个洞穴因为云铁的滚动,不断产生一种沙沙的声音,但是这种单调无趣的声音,让牛大力却感到是如此的美妙。

一个时辰后,期待已久的系统提升音终于再次响起。冰冷的系统声音从来没有让牛大力像这样感到如此的好听,希望一直响下去才好。

【嘀,稀有金属收集超过十万斤,神兵等级提升,神兵四级。】

【嘀,检测到宿主等级太低,身体素质太低,智商太低,现无法继续提升神兵等级。】

系统提升音结束了,但是牛大力一时却没有反应过来,站在洞穴之中一时陷入茫然,感觉是那么不真实。

“怎么回事?四级就没了?”

“说好的提升个十级八级的,怎么不让提升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牛大力郁闷至极,呆呆的看着插在云铁中间的菜刀,闪过一阵熟悉的黑光后,却没有一丝欣喜,感觉社会太特么黑暗了。

你说我等级不够我认了,你说我身体素质太低我也不说了,可是你说我智商太低?

“你智商才低,你全家智商都低。”

牛大力愤愤不平,感觉系统变的异常邪恶但是他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系统,你给我出来。”

【嘀,宿主什么事?】

冷漠的提升音响起。

“系统,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牛大力强忍着怒意问道。

【嘀,宿主你想多了,我没有义务什么都向你解释。】

系统声音还是异常冷漠,没有一丝波动。

“系统,你是不是和我是一体共存的。”

【是的。】系统回答的干脆简洁。

“我若因为实力不足被杀死了,你会怎么办?你会不会一同消失呢?”

牛大力阴森森的说完,觉得一定是这样,系统不会让他死的,他完全可以反过来威胁系统,达到最大化利益。

【……】

系统沉默几秒钟后说道,

【嘀,宿主,我检测的完全正确,你果然智商底下。你死了,我再换个宿主罢了。】

什……什么?换个宿主?

系统再也没有声音响起,而牛大力却感觉无比的悲催,心中拔凉拔凉的,恨恨难平。

这个系统,竟然想把他换了?

不行!绝对不行!

看来要找个功法练练了,不然身体太差,无法升级神兵,系统可是会换人的啊!

牛大力不再纠结系统的高冷,捡起菜刀,突然感觉四级的菜刀沉重了许多。

好重。

牛大力感到手腕一沉,但是还是能够挥舞,毕竟吸收了大量的云铁,没有变化才奇怪了。

整个刀身黑中发亮,可以看到明显的云纹。

而且形状上更加大了一圈,现在足有半米长短,要不是稍微有点弧度,感觉就像个……呃,特么还是把菜刀。

望着满地的云铁,以及洞穴顶部的奇艺水晶,牛大力唉声叹气,犹如看到一位果体的绝世美女,但突然发现自己不行了一样。

果然,男人还是不能说不行啊!

牛大力最后留念的看了洞穴一眼,念念不舍的对着洞穴大喊一声,“我牛大力还会再回来的。”

然后一头钻进了来时的小洞之中,开始向外面爬去。

两个时辰后,牛大力从洞穴中出来,处理了一切可疑的痕迹,然后把大石挡在洞口,还把废弃工具堆在石头上,这才走出了矿洞。

矿洞外,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亮。现在已经是夜晚,但是四周却连鸟兽的声音也没有一丝传来。

牛大力刚刚来到村头,却发现整个村子没有一丝灯光,寂静的吓人。如同陷入恶魔之口,看不到一丝丝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