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传说中的菜刀

牛大力激动不已,一年了,整整一年了,总算熬出头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必须先把神兵选了,不然取消权限,哭都没地方哭去。

这时候,他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紧紧地攥在手里,一定不能错过。

这时候村民已经走光了,牛大力快速在村里翻找起来,可是除了一些锄头,铁锨,一些农用物品外,没有一把好点的武器,更不要说神兵利器了。

怎么办?难道以后要扛着一把锄头去战斗?

牛大力心里想到自己以后扛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锄头去征服世界的画面,啧啧……还是算了吧。

可是没有合适的兵器也不行啊,他还指望靠着系统走出这片大山呢。

而且现在时间紧迫,也没有时间去准备了啊。

刀枪剑戟,给我随便来一把啊!

实在没有,来把斧头也行啊!

牛大力急得汗都流出来了。

那些护卫手上的确是有一些武器,可是宝宝心里苦,没有实力根本拿不到啊!

要是有时间的话,他还可能想办法偷一把像样的武器,可是时间不够了啊!

对了。

村里稻谷场上不是有一些废弃的刀剑吗,也许可以找到一把稍微像样点的。

牛大力眼神一亮,兴奋的向着那边跑去。

可是当他看到这些刀剑的时候,整个人都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和打击,顿时无精打采起来。

这些刀剑也不知道多少个年头了,一把把残缺不全、锈蚀不堪,而且还和大批的废农具堆在一起。

牛大力满头大汗的翻找,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可是找到的刀剑不是断了半截的,就是残缺不堪的,甚至还有一把长剑从剑柄到剑尖居然一分为二。

这也太特么有才了,谁把长剑当柴火劈成两半了?

时间慢慢流逝,牛大力的心慢慢沉到了谷底,犹如自己得知买的采票中奖五百万,却找不到票据了一般。

【嘀,时间到,选定神兵母材结束,开始绑定。】

什么?结束了?

我什么时候选定了?

就在这时,牛大力低头看着手上一块两个手掌大小的金属片,欲哭无泪。

金属片毫不起眼,虽然沾染上很多的泥土,但看起来并不是很陈旧,可是他的形状却怎么看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这,这不就是一把厨房里的菜刀么?

你看那刀把,还有那形状,不是菜刀是什么?

整体来说,这就是一把看起来像菜刀,却还不如菜刀的破铁片。

菜刀还起码开了刃的,这破铁片居然连刃都没有。

【嘀,神兵母材选定,直接提升为一级神兵。】

【嘀,获得一级神兵技能,一刀斩。】

【嘀,要想继续提升神兵等级,请完成神兵提升条件,获得五百斤稀有金属,所选金属决定神兵以后发展方向。】

牛大力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菜刀,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心里传来,好似菜刀已经和他结为一体,菜刀就是他身上的一滴血,一块肉,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是不是要偷懒?告诉你,完不成今天的任务,你就不要想吃饭了。”

村子周围的护卫看见牛大力一直在村里转悠,马上上来了呵斥,满脸凶恶。

“嘿嘿,人有三急,马上就去。”

牛大力满脸堆笑的敷衍一番,手中的神兵菜刀随意的往腰带上一插,转身向着后山赶去。

护卫看了一眼菜刀,没什么奇特的,就没有过问,接着巡逻去了。

牛大力随便的把神兵插在腰间,反而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如果刚刚他偷偷摸摸的反而引起别人的怀疑。

后山的矿洞四通八达,产出一种叫做【云铁】的金属,这种金属因为带有一种云朵般的纹路而得名。

不仅质地坚硬,而且重量奇重,米粒大小的一粒就有半斤中,而且矿石中含量极低,挖掘困难,有时候运气不好一天也挖不倒一粒。

最重要的是太难筛选了,米粒大小的金属颗粒混杂在岩石和泥土之间,大量的时间都被浪费在寻找之中,所以挖掘【云铁】就显得十分困难。

牛大力找了一条偏僻的矿洞,一直走到尽头,看见没人在这,才放下心来。

虽然这里是矿洞深处,但是为了挖矿,洞壁上镶嵌着大量的荧石,犹如一个个灯泡把矿洞照射的亮如白昼。

这里正好可以方便他检验神兵的性能,能不能从这里出去,摆脱奴隶的命运,就看这把神兵的了。

牛大力拔出菜刀,仔细感受自己和菜刀之间的联系,随手挥舞两下,如同挥舞自己的手臂一般轻松。

“既然获得了神兵,就让我看看它的威力,和普通的兵器有什么不同之处。”

牛大力心中默念,然后对着一旁的洞壁用力斩了过去。

当。

神兵砍在洞壁上面,除了多出一道划痕之外,只是崩碎了一些很小的碎石下来,连一块大点的石块都没有。

“这和一把普通的菜刀,也没什么区别啊!难道是把假货?”

牛大力心中十分失望,好不容易得到的神兵,还想着以后狂拽酷炫一番,难道就这点威力?

“对了,系统不是还送了一个技能【一刀斩】吗,先试试再说。”

牛大力再次充满期待,举起菜刀,心中默念技能一刀斩。

突然之间,他就感到整个身体都被菜刀牵引,好似不是他在挥刀,而是刀在自主的砍出去一样。

轰!

巨大的轰鸣声在矿洞中响起,随后烟尘密布,等所有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牛大力才发现眼前的石壁,已经完全垮塌下来,堆了一地的碎石块。

牛大力目瞪口呆,这……太厉害了!

如果出其不意,能不能把马三干掉?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马三的境界,而且也不是时候,要想从这里出去,看来还要好好计划一番。

看着眼前造成的破坏,总算心里有了点底气,如果这一刀要是砍在人的身上,那么还不渣渣都不剩啊。

他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菜刀,现在感觉越看越喜爱,越看越顺眼,也不计较菜刀的外形了。

嗯,真香。

“怎么回事,是塌方了吗?大力你没事吧?”

这时老村长牛开山从矿洞外走来,关切的询问。

看到牛大力安然无恙,终于放下心来,但是看清洞中的情况之后,眼神中却有一丝异样一闪而逝。

“村长爷爷,没事的,就是有一块碎石塌了下来,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牛大力把菜刀插在腰间,脸色平静的回复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定要注意安全,任务完不成就告诉我,大家伙想想办法凑一凑还是能凑够的。”

“谁说可以凑的?”

就在这时,马三带着两个手下脸色难看的从矿洞外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