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旭回到屋内,很快就被外面的奴隶发现了,然后带领着他来到前方不远的房间旁边,示意他进去。

屋内的乌木家族的领队坐在椅子上,身边放着几个大木箱,显然里面装着一些东西。

待阳旭进来的时候,乌木十四赶紧领着他坐在旁边,然后等待领队讲话。

乌木家族领队看见人到齐了,两个领队对视一眼微微点头,随后一人站起身,来到旁边的箱子面前。

“明天我们就要进入东方城内了,明天早上我们就要启程,所以把你们召集过来安排一些事情。”

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所以小心点安排还是很有必要的。

乌木六这两个孩子都没来过这里,要是在一些事情上冲撞了东方家族,也不太好。

随后,这名领队接着说:“明天我们要进入内墙,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闭上自己的眼睛,绝对不能四处乱看!”

自闭双眼,这样一来,很容易白给的。

听到这里的阳旭已经有些不爽了,他信不过东方家族,但是没办法,这是他们的要求,自己也只能遵守。

“放心吧,东方家族不会做什么的。”领队说道:“内墙里面有他们的秘密,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每次进去都要闭上眼睛的。”

“当然,在这一路上,也绝对不允许摘下眼睛上的布条。”

这个时候旁边的领队站起身打开木箱,里面装着一些麻布条,很显然,这些都是用来遮住他们眼睛的。

“明天早上进入墙门之前,都戴上这些麻布条,千万别摘下来。”

这个时候乌木十四问道:“内墙里面有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看?”

乌木六也是点点头,他也有点好奇内墙里面到底有什么,竟然连看都不能看,这实在是太夸张了。

难道说东方家族再隐瞒什么?

领队也是摇摇头,虽然有一些流言存在,但流言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形不成统一,谁又能知道里面有什么呢?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有人说东方家族在里面饲养凶兽,也有人说东方家族在囤积粮食,这些我们都不怎么清楚,谁知道东方家族是想做什么呢?”

乌木六喃喃道:“就连我们乌木家族都没查出来吗?”

领队无奈的说道:“想要找到里面隐藏的东西哪有这么容易?”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无奈的看了眼外面修建的巨大的城墙,就是这个,让外面的人想要打听里面的事情变成了一种奢望。

战士连偷偷进来都不行,怎么可能打听到里面的东西?

就算东方家族偷偷研究些什么,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很快领队就反应过来了,清了清喉咙,接着说道:“还有,我们要换上特制的衣服,才能够进入内部。”

“还要换衣服?”

乌木十四惊奇的站起身,在领队的示意下来到了木箱面前,打量着里面的东西。

阳旭也走向前去,看着木箱中摆放的东西。

木箱被分为了六个格子,想来正是他们六人的装备,看得出来,上面尽是一些奇怪的花纹。

“这是?”乌木六惊讶的问道。

领队拿起一件衣服,递给了乌木六,随后说道:“拟将其穿在身上,看看河神不合身,要是不舒服,今晚还能拿过去换。”

乌木六连忙将这件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只感觉说不出来的舒服,上面勾勒了一条条稀奇古怪的花纹,还带着有些迷离的炫光,煞是好看。

这衣物阳旭看着很不错,有了一点宽大袍子的感觉,上面的线条让阳旭有些注意,想不通是做些什么的。

他在这线条上感应了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而且这衣服是必须要穿的,也就是说,东方家族说不定在内墙离做了些什么,特意用这件衣服进行屏蔽?

“他们的契约之力怎么用的这么好?”

就在阳旭还在凝神关注衣物的时候,旁边的乌木十四突然说除了这句话,顿时勾起了阳旭的好奇心。

契约之力?

那是什么东西,和图腾之力有关系吗?

领队看着面前的衣物,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没办法啊,谁让他们使用契约之力这么的契合,在短短百年时间内,就超越了几大家族,这也是没办法的。”

乌木十四同样是给自己套上了衣服,闭上感受着衣服上的力量,随后叹了口气:“二级战士的契约之力,但是维持不了多久,最多四五天就消失了。”

这契约之力本就不容易离体,附着在衣物上更是困难。

领队将箱子里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分发给了众人:“你们只管穿上,看看怎么样?”

契约之力这件事情暂且放在一旁,阳旭同样是将衣服套在了身上。

契约之力这件事情,阳旭并没有挺比熊讲,或许是过于常见,所以他没有说太多?

衣服套在身上,顿时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涌现,原本现在夜里已经开始变冷了,但是套上衣服,竟然觉得暖和了许多。

这也是契约之力带来的?

领队四下看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东方家族办事还是挺认真的,仅仅靠着观察就将一切办好了。

“好了,说说明天要注意的点。”领队拍拍手,让他们都回去做下。

这样子有点像前世的导游,让阳旭有些出戏。

“明天我们天不亮就出发,随后东方家族的人会过来接我们,随后我们要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用做,让他们带我们走就可以了。”

“无论听到了什么声音,亦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我们都不能乱动,老老实实的待在凶兽身上,不用管其他的,听到了没!”

说道最后,领队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眼里,阳旭也是点点头,和乌木十四的步调保持一致。

就在他们回去的时候,阳旭在路上问道:“这契约之力是什么东西?和图腾之力有关系吗?”

乌木十四疑惑的点点头说道:“当然没关系了,契约之力和图腾治理完全是两个东西,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拥有契约之力的。”

破案了!

阳旭子女中大喊一声,骨部落族长想要的应该就是这个契约之力了,即便没有图腾也能操作。

“那契约之力是怎么来的?”阳旭偷偷问道。

“这个,”乌木十四有些尴尬,“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们觉醒契约之力的时候,都是交予图腾才成功的。

虽然普通人也能成功,但几率实在是太低了,或者说,千百年里才出现了几个,实在是太难了。

当然了,记得很久以前,有个部落学会了契约之力,但是没过多久,这个部落的图腾就逐渐衰亡了,但是他们硬生生靠着契约之力,再次创造出来了一个新的图腾。

但是这个传言,也仅仅是传言罢了。”

乌木十四说的这些话让阳旭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后阳旭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按照乌木十四所说,契约之力和图腾没有太大关系,也就是说,即便图腾每出现,契约之力也能找出来?

可是,在这个时候,契约之力藏在哪里?

阳旭坐在床上,双目一亮。

意识之海!

一个人的意识之海是一直存在的,只不过普通人根本没办法发现罢了,所以才很难察觉到契约之力!

而乌木十四所说的拥有了图腾,才能够更好地发现契约之力,正是因为图腾出现在意识之海,所以才容易发现契约之力!

阳旭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自己一下子抓到了重要线索!

这么想着,阳旭就来到了自己的意识之海中,略过意识之海中漂浮的图腾,细细的观察着自己的意识之海。

这么多年来,阳旭从来没有仔细研究过自己的意识之海,即便是阳骨族内部,也没人说意识之海里面有什么东西。

既然这样的话,这些个部落人,很可能就错过了一个宝藏!

阳旭一寸寸的搜刮着自己的意识之海,但是无论怎么寻找,都没办法找到一股新的力量。

难道说契约之力并不在意识之海?

阳旭不死心的继续寻找,但是很无奈,即便是到了最后,也没办法找到意识之海的真正力量。

“可恶啊,难道说还真的需要人带进门?自己才能察觉到契约之力的存在?”

阳旭有些不甘心,细细的搜寻着自己以前可能遗漏的细节,说不定自己在乌木家族看见过,但是自己忘记了呢?

阳旭的意识漂浮在意识之海中,阳骨族图腾,猴子图腾,骨部落图腾,还有那可奇怪的种子,或者说是原始图腾,都在空中漂浮着。

这一路上根本就没缺少过能量,它们也是相安无事。

尤其是阳骨族图腾,不知道是不是阳旭的错觉,总感觉图腾又在开始变大了,也就代表阳旭的力量又开始增加了。

就在这时,阳旭察觉到了一点,突然间睁开了双眼,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啊,自己就是傻,先前已经有过提示了啊!

曾记得当初的纳灵,是怎么控制人的?

他的意识钻进了别人的身体内,或许就是在意识之海里面待着,控制一个人的身体。

但是话说回来,那些奴隶本应该是受乌木十四的操控,为什么还能被那只纳灵操控呢?

肯定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也就是说,当时爹纳灵,可以暂时屏蔽乌木十四队努力的操控,所以才能避免让乌木十四直接让那名三阶战士的身体爆炸。

可是,纳灵是怎么屏蔽的?

还是意识之海,只不过并不在意识之海内部,而是在外面。

意识之海的外面!

纳灵的意识包裹住了奴隶的意识之海,所以屏蔽了乌木十四的信息传递,才彻底控制了那些奴隶的身体!

那这么说来,一切就行得通了!

阳旭再次回归到意识之海中,让自己慢慢的来到意识之海的边缘处,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意识触碰意识之海的边缘。

果然,仅仅是接触而已,阳旭就感觉自己有些恶心了,身体一阵不舒服。

这意识之海的屏障,看起来有点难跨越啊。

这下子阳旭才确定,为什么乌木家族这么多人,到了乌木十四,才出来仅仅三个能够操控奴隶的,这种痛苦,真的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

休息一会儿,阳旭再次用自己的意识去接触,很快的,阳旭就无奈的睁开了双眼。

强忍住内心的干呕,还有头晕目眩的不适感,阳旭一只手撑着床,无奈的晃了晃脑袋。

这感觉,真叫一个酸爽啊。

“没道理啊,这契约之力真的就这么难寻找吗?”

阳旭不信邪,再次回到了意识之海中,不过这一次,他将自己的图腾带过来了!

阳骨族图腾被阳旭的意识驱逐到这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很快就理清楚了,自己是过来当工具人的。

每当阳旭感觉到自己坚持不住的时候,阳骨族图腾都会分出来不少力量,供给阳旭继续寻找出意识之海的方法。

但是直到最后,阳旭也没能找到一点痕迹。

就在阳旭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道青色的痕迹蔓延过去,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被阳旭发现了。

“就是这个东西!”

阳旭按耐住内的干呕,强迫着自己不要醒过来,打算追踪刚才的那抹青色,却发现又消失不见了。

青色的痕迹就像是闭上双眼的那些纹路,想要追逐,但很快就消失了。

“那抹青色的痕迹,就是我要寻找的图腾之力吗?”

这个阳旭不是太确定,但自己能知道,意识之海绝对没有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简单,还有很多是自己没挖掘出来的!

想到这里,阳旭再次闭上了双眼,去追逐意识之海边缘地那个青色的痕迹了。

也不知道阳旭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第二天早上,阳旭是在门外的敲门声响起才睁开双眼。

就在阳旭下意识想要下床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双腿一软,无奈的用胳膊撑了一下床边才战稳身子。

“我这是,怎么了?”阳旭看着自己的双腿,一时间有些乏力,随后缓了一会儿才走出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