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郑青山只能“如实”禀报。

而长老院的一众长老在听了郑青山满脸尴尬之色的叙述之后……直接笑崩了。

一群老头子趴在地上,毫无体面地笑得满地打滚儿,泪花四溅。

然后,虽然郑青山一再嘱咐他们,这事儿不要在外面乱传,不仅对莫成不好,对整个青璃宗都不会好。

这种事,随便编个理由就对外面交待了。

但是,在八卦面前,天下所有的墙都会变成筛子。

这事儿毫无阻碍地传遍了青璃宗三十八座峰头的每一处角落。

几乎每个青璃宗的弟子,都听到了来自不同同门的不同版本。

但所有的版本都有三个关键词:莫成,公羊,挤羊奶。

挤羊奶这个本来平平常常的一个词语,但与公羊,与青璃宗最优秀的弟子挂在了一起,便产生出充满怪诞的化学反应。

不少人充满恶趣味的猜度着莫成喝下去是什么味道,什么感受。

那场面,一定充满着不可名状的喜感。

因此,当第二天莫成洗得干干净净,穿得体体面面去到紫云峰的风雷堂时,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

原本里面站了不少人,哪怕都是压低了声音在聊天,合在一起也嗡嗡嗡像一大群蜜蜂。

当莫成一跨进去时,所有的声音突地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关掉了开关,整个风雷堂瞬间安静,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盯向他。

“哟,难道我这段时间又把自己修炼得帅气许多?”

初时莫成还不自知,得意洋洋地接受着众人的注目礼。

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说不出的古怪意味。

莫成终于渐渐感受到,这所有人这般看他,并不是因为他变帅了。

因为这些人的眼神与神情,与昨天郑青山听到他挤羊奶时的表情,几乎是一样的。

莫成终于反应过来,这事儿,给弄大发了。

就连一些平时庄重的女修,也都红着脸儿瞧过来,又吃吃笑着转过脸去。

而向阳峰那边,则带着一种你丫也有今天的幸灾乐祸。

钟小琬轻轻咬着嘴唇,虽然眼中更多的是同情,但是嘴角的一丝难以描述的笑意还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倒是洛琪儿一脸毫不遮掩的痛快之意。

“死登徒子,活该你被万人嘲笑!”

虽然这个故事听得她也耳根发烫,但是一想到这里面的主角是莫成,当时她就爆笑了整整一刻钟。

这个登徒浪子不学无术只知道到处欺负女修,糟闹这么大的乌龙真是报应。

洛琪儿甚至想了十几种见面时奚落嘲笑莫成的方式。

不过最后被闵清荷全部否定了。

“你一个女孩儿家,跑去大谈特谈这种事,旁人笑话你怕是比笑话他还要厉害。”

洛琪儿只能悻悻地把十几套嘴炮方案收纳起来,留到下一次机会再用。

毕竟女孩儿家,还是要矜持。

唯有林晋瞟了莫成一眼,注意到莫成的境界又上了一层,已经到了引气九重境。

林晋的脸上现出充满自信的笑容。

引气九重境。

也不过只是引气九重境,而已。

在众星拱月般的注视下,莫成走到了烈阳峰的位置。

同门师兄弟们很自然地往前后左右挪了一下。

现在这时候,谁跟莫成站一起谁尴尬。

“叔,你这把可是把我给坑惨了。”